湘潭与周边城市经济活力和营商成本的比较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9-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摘要】随着经济、科技和竞争的全球化以及世界城市体系的形成,城市已经成为参与全球竞争的主体。在现代城市竞争和发展中,经济活力与营商成本是评价城市竞争力的两个很重要的参数。

  城市经济活力,是指城市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能力和潜力。城市经济活力的体现主要决定于城市经济发展的能力,但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受到社会、环境与文化的影响。

  营商成本又称商务经营成本,是吸引资金、吸引企业最直接、最关键的因素。在国际产业加快向国内转移,国内投资特别是沿海投资加快向中西部转移的过程中,谁的营商成本最优、服务最佳,谁就能打动投资者,赢得发展的主动权。在激烈的竞争中,湘潭能否抓住契机加快发展,关键在于发现并充分发挥自身的营商成本优势。

  本文对城市经济活力和营商成本进行分析研究,从构成因素、评价指标和模型的构建以及与周边城市的比较入手,探索湘潭经济发展的活力和潜力,为湘潭城市经济建设与快速发展出谋划策。

  【关键词】经济活力 营商成本 因子分析 聚类分析

  【正文】

  一、城市经济活力与营商成本评价指标体系

  城市经济活力与营商成本不仅是经济问题,同时还包括社会、环境等方面的因素。因此,城市经济活力与营商成本评价指标体系应以经济指标为主导,社会、环境指标相辅助。

  (一)城市经济活力评价指标体系

  本文在选取客观指标的基础上,参考相关学者关于经济活力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成果,通过选取经济增长及贡献、企业成长及收益、居民收支及就业、财政收支、外贸与外资、科技教育及居住环境等7个方面26项指标,对湘潭及周边城市经济活力进行综合评价(见表1)。

  城市经济活力评价指标体系

  

评价目标因子

  项目指标

  单位

  经济增长及贡献

  人均GDPx1

  

  人均GDP增长率(x2

  %

  企业成长及收益

  规模工业企业数量(x3

  

  规模工业增加值(x4

  亿元

  规模工业利润(x5

  亿元

  工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x6

  亿元

  居民收支及就业状况

  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x7

  

  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x8

  

  城乡居民人均储蓄年末余额(x9

  

  新增城镇就业人数(x10

  万人

  财政收支状况

  政府财政支出占GDP比重(x11

  %

  政府财政总收入(x12

  亿元

  人均地方财政收入(x13

  

  人均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率(x14

  %

  外贸与外资状况

  外资企业占规模工业企业数比例(x15

  %

  当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x16

  万美元

  当年出口总额(x17

  万美元

  科技水平与教育

  人均教育事业费支出(x18

  

  科教文卫事业费支出占GDP比重(x19

  %

  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x20

  亿元

  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模工业增加值比重(x21

  %

  专利申请量(x22

  

  居住环境

  城市居民人均居住面积(x23

  m2

  农村居民人均居住面积(x24

  m2

  人均公共绿地面积(x25

  m2

  森林覆盖率(x26

  %

  (二)城市营商成本评价指标体系

  营商成本是吸引资金、吸引企业最直接、最关键的因素,其构成主要包括劳务成本、房地产成本、交通通讯成本和政府行政成本等。(见表2

  2  城市营商成本评价指标体系

  

评价目标因子

  项目指标

  单位

  劳务成本

  当年地方企事业单位人均工资(y1

  

  房地产成本

  当年地方商品房平均价格(y2

  /m2

  当年地方政府出售土地平均价格(y3

  万元/

  交通通讯成本

  当年地方公用事业人均费用(y4

  

  当年地方交通和通讯人均使用费(y5

  

  政府行政成本

  当年政府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占GDP比重(y6

  %

  官民比(y7

  %

  (三)数据获取

  本文数据主要来源于湘潭、长沙、株洲、衡阳、郴州、岳阳和常德等七个城市2008-2011年《统计年鉴》和《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以及各市统计信息网站。部分数据经上述数据直接或间接计算得到。

  二、城市经济活力评价及比较分析

  通过上述指标体系综合评价城市经济活力,一般用城市经济活力指数表示。综合评价一般步骤为:按城市经济活力指标体系建立指标集矩阵;对矩阵数据进行标准化;分别计算各指标、指标集的评价指数;根据评价结果进行聚类分析。

  本文选用因子分析对湘潭及周边城市经济活力进行评价。具体步骤如下:

  (一)数据处理

  1)数据标准化。对各个城市进行统计,假设其指标集矩阵为Xij,为消除量纲对评价的影响,首先对原指标集矩阵标准化,数据的标准化采用极差正规化。

  2)计算各指标的相关系数。在上述数据标准化的基础上,计算各数据的相关系数矩阵(R)。

  3)计算特征值及各主因子的贡献率。对相关系数矩阵(R)进行向量内积求出特征值,求解求逆紧凑变换求得相应的特征向量Iij。具体采用JACOBI方法求特征值的迭代精度,然后按照特征值的累积百分率确定主因子数,并求每一主因子的贡献率,计算结果如表3所示。

  3  特征值及主因子贡献率表

  

因子

  初始特征值

  因子旋转后的方差贡献率

  合计

  方差贡献率%

  累积方差

  贡献率%

  合计

  方差贡献率%

  累积方差贡献率%

  1

  15.582

  59.931

  59.931

  13.683

  52.628

  52.628

  2

  2.758

  10.607

  70.538

  3.801

  14.621

  67.249

  3

  2.386

  9.176

  79.714

  2.621

  10.080

  77.329

  4

  1.464

  5.631

  85.345

  1.655

  6.366

  83.695

  5

  1.101

  4.236

  89.581

  1.530

  5.885

  89.581

  6

  0.772

  2.970

  92.550

     

  7

  0.639

  2.456

  95.006

     

  8

  0.377

  1.448

  96.455

     

  9

  0.253

  0.972

  97.426

     

  10

  0.175

  0.673

  98.100

     

  11

  0.146

  0.563

  98.663

     

  12

  0.113

  0.433

  99.096

     

  13

  0.090

  0.348

  99.444

     

  14

  0.058

  0.223

  99.667

     

  15

  0.030

  0.116

  99.782

     

  16

  0.025

  0.095

  99.877

     

  17

  0.011

  0.044

  99.921

     

  18

  0.009

  0.035

  99.956

     

  19

  0.004

  0.015

  99.971

     

  20

  0.003

  0.012

  99.983

     

  21

  0.002

  0.007

  99.990

     

  22

  0.002

  0.006

  99.996

     

  23

  0.000

  0.002

  99.998

     

  24

  0.000

  0.001

  99.999

     

  25

  0.000

  0.001

  100.000

     

  26

  2.052E-5

  7.892E-5

  100.000

     

  (二)计算因子载荷量

  计算主因子(Fk)与评价因子(Xj)的足分析因子载荷量(L):进一步考虑主因子相对重要度情形下因子载荷量:

      j=12……26     1

  计算各因子载荷量如表4所示。

  4  主因子载荷矩阵

  

因子编号

  主因子

  F1

  F2

  F3

  F4

  F5

  x1

  0.921*

  0.302

  0.107

  0.116

  -0.024

  x2

  0.117

  0.067

  0.310

  0.675*

  0.221

  x3

  0.858*

  0.206

  -0.016

  0.024

  -0.086

  x4

  0.929*

  0.205

  -0.001

  0.215

  -0.137

  x5

  0.880*

  0.108

  0.105

  0.259

  0.114

  x6

  0.971*

  0.163

  0.068

  0.108

  -0.013

  x7

  0.637*

  0.538*

  0.341

  0.280

  -0.174

  x8

  0.740*

  0.560*

  -0.028

  0.198

  0.155

  x9

  0.853*

  0.385

  0.158

  0.069

  0.235

  x10

  0.892*

  -0.014

  -0.193

  0.153

  0.179

  x11

  -0.594*

  0.309

  0.471*

  0.253

  0.207

  x12

  0.961*

  0.191

  0.052

  0.112

  -0.028

  x13

  0.887*

  0.341

  0.232

  0.122

  -0.020

  x14

  0.245

  0.059

  -0.041

  0.794*

  -0.115

  x15

  0.403*

  -0.575*

  0.384

  -0.170

  0.374

  x16

  0.971*

  0.108

  -0.007

  0.002

  0.153

  x17

  0.930*

  0.150

  -0.090

  0.038

  0.241

  x18

  0.744*

  0.139

  0.540*

  0.227

  -0.045

  x19

  -0.119

  -0.312

  0.866*

  -0.034

  -0.182

  x20

  0.905*

  0.375

  0.044

  0.079

  -0.026

  x21

  0.395

  0.815*

  0.030

  -0.171

  0.156

  x22

  0.952*

  0.226

  0.008

  0.037

  0.106

  x23

  -0.052

  -0.118

  0.010

  -0.051

  -0.959*

  x24

  0.543*

  0.714*

  -0.221

  0.104

  0.053

  x25

  0.410*

  0.844*

  0.017

  0.183

  0.106

  x26

  0.134

  0.087

  0.889*

  0.164

  0.129

  注:提取方法为主成分法,旋转法为具有Kaiser标准化的正交旋转法,旋转在8次迭代后收敛。

  主成分分析中,一般认为绝对值大于0.30的负载就是显著的,但本文因为变量较多,故选取绝对值大于0.40的负载,以“*”表示。

  (三)计算城市经济活力指数

  城市经济活力指数计算方法:

   2

  我们得到按各个因子得分大小进行排序的湘潭及周边城市最近4年的城市经济活力指数(见表5

  湘潭及周边城市经济活力指数

  

城市

  年份

  F1得分

  F2得分

  F3得分

  F4得分

  F5得分

  总得分

  校正得分

  湘潭

  2011

  0.9337

  0.9054

  1.5300

  -0.5960

  0.2036

  83.9514

  38.3951

  2010

  -0.5403

  0.2278

  0.9561

  -0.8580

  0.2452

  -21.7540

  27.8246

  2009

  -1.9175

  -0.8297

  -0.4365

  -1.5359

  -1.2766

  -150.4068

  14.9593

  2008

  -2.3421

  -1.8718

  -0.9367

  -1.3825

  -0.1643

  -189.5940

  11.0406

  长沙

  2011

  12.8836

  0.3394

  -0.5200

  0.0885

  -0.5680

  753.4925

  105.3493

  2010

  9.6239

  -0.1654

  -1.2879

  -0.4828

  0.0942

  545.3999

  84.5400

  2009

  6.2673

  -1.3692

  -1.7225

  0.8043

  -0.9308

  326.0741

  62.6074

  2008

  4.9756

  -0.5977

  -1.5321

  -1.8978

  1.3434

  260.6578

  56.0658

  株洲

  2011

  2.1610

  0.9886

  4.1744

  0.1055

  -0.5604

  187.1358

  48.7136

  2010

  0.7308

  0.5262

  3.4898

  -0.1316

  -0.3716

  87.4161

  38.7416

  2009

  -0.6203

  -0.7494

  1.9797

  0.9996

  -2.0199

  -32.5658

  26.7434

  2008

  -1.2927

  -1.1011

  1.8039

  -0.6674

  -0.4760

  -81.4906

  21.8509

  衡阳

  2011

  0.0316

  -0.9626

  1.2600

  -0.2729

  1.3485

  7.2447

  30.7245

  2010

  -1.0809

  -1.4630

  1.2283

  -0.2700

  2.6296

  -58.2024

  24.1798

  2009

  -2.4646

  -2.3883

  0.1845

  -0.6392

  -0.4675

  -189.3159

  11.0684

  2008

  -2.9402

  -3.2579

  -0.4820

  -0.9815

  -0.2769

  -240.1291

  5.9871

  郴州

  2011

  -0.3403

  2.8735

  -0.7352

  -0.4010

  0.9868

  22.2696

  32.2270

  2010

  -1.3883

  4.1904

  -0.3513

  -1.0198

  0.8524

  -18.7689

  28.1231

  2009

  -2.7965

  3.5088

  -0.9949

  0.3544

  -1.1834

  -123.4740

  17.6526

  2008

  -3.5097

  2.1848

  -1.6543

  -1.9803

  -1.5778

  -213.5860

  8.6414

  岳阳

  2011

  -0.3027

  0.1474

  -0.2878

  3.1529

  0.0586

  4.1752

  30.4175

  2010

  -1.4891

  0.0039

  -0.7774

  1.5994

  -0.4670

  -87.8681

  21.2132

  2009

  -2.3483

  -0.1636

  -1.0447

  2.0437

  0.9454

  -131.6512

  16.8349

  2008

  -3.3767

  -1.0042

  -2.1783

  0.9715

  -0.4625

  -235.4157

  6.4584

  常德

  2011

  -0.8584

  0.4705

  0.3500

  1.6210

  0.3932

  -24.7080

  27.5292

  2010

  -1.7932

  0.2902

  -0.2125

  0.8389

  1.2919

  -88.5558

  21.1444

  2009

  -3.0247

  -0.5795

  -0.8624

  0.4036

  -0.8800

  -199.7769

  10.0223

  2008

  -3.1812

  -0.1535

  -0.9401

  0.1333

  1.2900

  -190.5546

  10.9445

  注:为了将负分的影响消除到最小,我们对总得分进行了技术性校正,得到了校正得分。

  (四)根据评价结果进行聚类分析

  根据表5,我们对7市的经济活力校正分进行了加权计算,得到了各市经济活力综合指数(见表6)。

  经济活力综合指数及排名

  

排名

  城市

  经济活力指数

  指数差值(与前一项)

  1

  长沙市

  88.8073

  

  2

  株洲市

  40.2388

  48.5685

  3

  湘潭市

  29.5017

  10.7371

  4

  郴州市

  26.6563

  2.8454

  5

  岳阳市

  23.6831

  2.9732

  6

  衡阳市

  23.6661

  0.0170

  7

  常德市

  21.6485

  2.0176

  按照表6中各城市之间经济活力指数的差值进行分类。根据聚类分析,可以将7市的经济活力指数分为四类:第一类为长沙,第二类为株洲,第三类为湘潭和郴州,第四类为岳阳、衡阳和常德。具体分析如下:

  1)湘潭及周边城市经济活力指数的排名基本符合各市的经济实力,也是各城市综合实力的体现。

  2)长沙作为省会,既是湖南最发达的城市,也是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相比其他城市,长沙有着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集中了湖南几乎所有的优良资源,其经济活力指数也充分体现了其领先者的地位。

  3)作为紧跟长沙的城市,株洲市近些年来发展迅速,特别是在政府的有效治理下,在工业、城市规划和建设等领域取得了显著效果,迅速拉开了与除长沙外其他市州的距离,在第二梯队中独树一帜,成为其他城市学习的榜样。

  4)作为第三类中的领先者,湘潭市在近些年来虽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与长沙和株洲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而紧接着它的郴州有着后发制人的趋势,作为湖南南大门的守护者,高铁时代的到来让其步入了通往经济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5)第四梯队有三个城市,分别是岳阳、衡阳和常德。这三个城市有着各自的特色,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均有其较为偏强或偏弱的方面。从三市经济活力综合指数可以总结出,一个城市要想有较强的经济活力,单靠发展一两个优势领域是很难做到的,只有全面发展各个环节,城市经济才会充满活力。

  三、营商成本评价及比较分析

  通过营商成本指标体系综合评价营商成本,一般用营商成本指数表示。计算步骤为:1、分别计算劳务成本、房地产成本、交通通讯成本和行政成本指数;2、通过加权办法对各营商成本指数进行换算;3、计算营商成本综合指数。

  (一)各成本指数的计算

  1.劳务成本计算公式为:

      3

  其中,LC——劳务成本指数,LC2008~2011——各年地方企、事业单位人均工资成本(计算结果见表7

  2、房地产成本的计算公式为:

        4

  其中,REC——房地产成本指数,RC——各年地方商品房平均价格,LPC——各年地方政府出售土地平均价格 (计算结果见表7

  3、交通通讯成本计算公式:

   5

  其中,TC——城市交通通讯成本指数,TMC——各年地方交通和通讯使用费用。由于湘潭和湖南其他城市工业用电价格相同,而工业用水价格也相差不大,故当年地方公用事业费用指标忽略不计。(计算结果见表7

  4、行政成本计算公式为:

     6

  其中,GAC——政府行政成本指数,GAR——政府行政事业费用占GDP比重,PSR——当年官民比,即公务员人数与市区年末人口之比。考虑到目前我国现有统计标准中尚无公务人员数这一指标,故采用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就业人员数来代替公务员数。(计算结果见表7

  营商成本指数

  

城市

  劳务成本指数

  房地产成本指数

  交通通讯成本指数

  政府行政成本指数

  长沙

  39461.5

  2457.33

  183.4

  1.77

  株洲

  32688.4

  1642.73

  29.83

  2.73

  湘潭

  28786.7

  1511.92

  16.14

  2.33

  衡阳

  27246.9

  1300.14

  21.51

  4.46

  郴州

  30545

  1185.47

  13.25

  6.12

  岳阳

  26435.7

  1339.72

  19.88

  3.64

  常德

  28108.5

  1204.83

  14.48

  4.53

  (二)营商成本综合指数及比较分析

  通过对各个营商成本指数加权换算,得出营商成本综合指数。(计算结果见表8

  8   营商成本综合指数及排名

  排名

  城市

  劳务成本指数

  房地产成本指数

  交通通讯成本指数

  政府行政成本指数

  营商成本综合指数

  差值

  1

  长沙

  18.50

  23.09

  61.44

  6.92

  109.95

  

  2

  郴州

  14.32

  11.14

  4.44

  23.92

  53.82

  56.13

  3

  株洲

  15.33

  15.44

  9.99

  10.67

  51.43

  2.39

  4

  衡阳

  12.78

  12.22

  7.21

  17.44

  49.65

  1.78

  5

  常德

  13.18

  11.32

  4.85

  17.71

  47.06

  2.59

  6

  岳阳

  12.40

  12.59

  6.66

  14.23

  45.88

  1.18

  7

  湘潭

  13.50

  14.21

  5.41

  9.11

  42.23

  3.65

  从表8可以看出,长沙市营商成本指数最高,为109.95,这说明长沙作为省会城市,企业进行投资活动所需要的成本最高;排在其后的城市依次是郴州、株洲、衡阳、常德和岳阳。湘潭市营商成本指数最低,一方面说明其营销成本上升的空间较大,另一方面也说明其城市经济具有较好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1)从劳务成本看,湘潭市处于居中位置。这说明在湘潭的企业和投资者虽然可以节省成本开支,但另一方面也难以吸引更多的高素质人才。因此,湘潭市需加强城市建设,稳步和渐进提升劳务成本,这样才更有利于城市的发展。长沙和株洲的劳务成本位居前两位是与城市发展相符的,郴州作为湖南南部的重要进出口通道,高速铁路的贯通为其经济腾飞创造了外部条件,在这样强大的外力作用下,劳务成本提升至第三位也实属意料之中。

  2)从房地产成本看,除长沙遥遥领先外,其余城市之间相差不大,其中湘潭居第三位。房地产成本的提升虽给投资者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因此,企业投资者们需要经过缜密的思考和研究,选择成本相对较低的地产作为企业办公场所。

  3)从交通通讯成本看,长沙最高,湘潭排在株洲、衡阳和岳阳之后,位列第五。这一方面说明湘潭城区面积不大,城市交通不是特别发达,通讯资源有限,另一方面也说明企业投资者在进行商业活动时所产生的成本也相对较低。

     4)从行政成本看,郴州高居首位,长沙最低,湘潭市仅高于长沙。行政管理成本越小,说明投资者的付出会相对较少,投资者的营商环境就较为乐观。

  四、结论及政策建议

  本文通过对城市经济活力和营商成本的指标体系进行比较分析,消除各项指标的相关性导致的信息重叠,得出下列结论:

  1)与周边城市相比,湘潭的城市经济活力稳居三甲,仅落后于长沙和株洲,这与其经济发展现状和综合实力较为相符,同时也说明了湘潭城市的发展具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和潜力。

  2)湘潭市需要吸取长沙和株洲等城市良好的经验,在加强经济建设的同时,更加注重企业扶持和培养、居民就业、教育和环境等因素的作用,在坚持个性化发展的同时,全方位提升城市品味和城市综合竞争力。

  3)湘潭市的营商成本虽然具有较大优势,但相比其他地级市,湘潭在城市建设、城市投资环境以及中心城区规模等方面仍有较大差距,城市整体形象亟需改善和提升。

  4)湘潭市在劳务成本、行政管理成本和工业园区土地均价等房地产成本方面,与周边其他城市相比,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湘潭市需要充分利用这些已有的优势,在政策上更加开放和包容,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促使城市经济和社会文化建设更上一个台阶。

  比较而言,湘潭要进一步提升经济活力和优化营商环境,凸显自己的优势,关键在于进一步发挥营商成本优势,建立健全政府宏观综合调控手段,形成营商成本要素综合平衡优化机制。

  一是要进一步优化营商成本。湘潭劳动力成本和政府行政成本优势凸显湘潭吸引力,目前湘潭职工工资在同等层次的城市中处于较低水平,而且湘潭人才资源丰富,劳动力素质较高,具有企业就地取才的明显优势;另外,湘潭政府行政成本指数较低,公务员的服务效率较高,由于外部性、公共产品及垄断等因素的存在,政府行政成本低无疑将成为湘潭市招商引资的一大亮点。

  二是要完善现行土地储备和供应制度。在土地招投标环节,对于政府认定的非房地产开发的重大产业投资项目,建议设立最高限价,成本超过最高限价的项目,由政府适当补贴。目前湘潭的土地成本优势显而易见,土地价格、房地产价格长期保持在同类城市较低水平,在招商引资中具有明显的吸引力。

  三是要积极推进产业空间转换,建立营商成本谷地,优化营商环境。按照产业链和产业群充分发展、行业相对分工和级差地租充分发挥的原则,合理进行企业和项目布点。对于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要正确认识招商引资中的营商成本价格战,营造营商成本的各自特色和优势,认真研究优化营商成本问题,把优化商成本作为增强开发区竞争力的战略目标。

  四是要进一步强化政府服务理念,提高行政效率。政府应积极简化办事程序,继续深化审批制度改革,积极推进政务公开,大力推进依法行政,提高行政效率;同时要进一步提高公共服务的技术和水平,大力推进网上政府建设,为投资者提供丰富、廉价、快捷的服务;提高整个城市的市场化程度,减少制度因素造成的不必要的社会交往成本和贿赂成本,直接增强城市营商成本的竞争力。

  五是要继续加强城市建设,扩大城区规模。就湘潭而言,今后应努力加强城市环境和城市形象建设,扩大中心城市规模,增强中心城市实力,实施中心城区经济发展带动战略,努力扩大对外开放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