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研究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2-2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对领导干部实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要求。湖南省委、省政府为贯彻落实《决定》精神,将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确定为一项重点工作任务。根据《中共湖南省委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实施意见》,省统计局将探索编制《湖南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本课题以联合国《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为理论基础,探索了自然资源实物量与价值量的核算方法,试编了湖南矿产资源实物量账户。 

  一、自然资源资产是资产负债表的组成部分 

  资产负债表是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资产负债核算以资产与负债存量为核算对象,是反映经济总体和各机构部门财富家底与债权债务关系的基本工具。资产负债表的核心是资产。SNA框架下资产指经济资产,分为非金融资产和金融资产两大类,其中非金融资产又进一步划分为生产资产和非生产资产,生产资产主要指固定资产和存货,而非生产资产主要是指商誉和自然资源资产。自然资源资产是指纳入核算范围的具有稀缺性、有用性及产权明确的自然资源资产,包括土地、矿产、能源、林木和水资源资产等。 

  目前我国现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资产负债表的核算,只涉及生产性资产,并不包括自然资源要素项下的各种资源。综合性的资产负债表必须完整描述一个国家或地区一定时点的资产负债状况,应该包括资源性资产状况,因此,需要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予以补充。 

  二、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编制框架 

    

  (一)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中心框架 

  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理论基础是《2012年环境经济核算体系:中心框架》(简称SEEA,下同),该框架是在联合国、欧盟委员会、联合国粮农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共同组织下编制的,这是第一个环境经济核算的国际统计标准。SEEA用于考察经济和环境信息之间的相互作用,通过编制一系列账户对经济活动影响下的环境资产存量和流量变化情况进行描述。 

  (二)SEEA中心框架中的环境资产 

  SEEA资产账户编制的目的就是测度环境资产的数量和价值,并记录和解释这些资产在时间上的变化,某一期间内的实物量与价值量变化包括自然资源资产存量的增加(如源于自然生长或发现)和自然资源资产存量的减少(如源于开采或自然损失)。中心框架内自然资源资产的范围包括矿产和能源资源、土地、土壤资源、林木资源、水生资源、其他生物资源(不包括林木资源和水生资源)以及水资源。  

  

         SEEA中心框架内的自然资源资产分类 

  1 

  矿产和能源资源 

  1.1 

      石油资源 

  1.2 

      天然气资源 

  1.3 

      煤和泥炭资源 

  1.4 

      非金属矿产资源(不含煤和泥炭资源) 

  1.5 

      金属矿产资源 

  2 

  土地 

  3 

  土壤资源 

  4 

  林木资源 

  4.1 

      培育性林木资源 

  4.2 

      天然林木资源 

  5 

  水生资源 

  5.1 

      培育性水生资源 

  5.2 

      天然水生资源 

  6 

  其他生物资源(不含林木资源和水生资源) 

  7 

  水资源 

  7.1 

      地表水 

  7.2 

      地下水 

  7.3 

      土壤水 

    

  (三)自然资源资产的核算范围 

  根据SEEA,自然资源资产核算范围的界定有以下特点:第一,具有自然属性。自然资源是以自然状态存在的那部分资源,包括矿产和能源、土壤资源、天然生物资源(如:林木资源和水生资源)、以及水资源。培育性生物资源,如人工养殖的动植物资产属于生产性资产,列在固定资产项下,不属于自然资源资产核算范畴;第二,具有资产属性。只有拥有经济价值并可确定产权的那些自然资源才能被称为资产,没有经济价值的自然资源不应被列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核算对象;第三,是环境资产的一个子集。并不是所有的环境资产都属于自然资源。除自然资源外,环境资产还包括土地、培育性生物资源等其他构成。 

  (四)自然资源资产账户的结构 

  资产账户记录资产的期初期末存量及其在核算期内的变化情况。分为实物型资产账户和价值型资产账户。 

  1、实物型资产账户 

  实物型资产账户是指以实物单位计量的自然资源资产存量账户,不同类型的自然资源具有不同的实物单位,所以实物资产无法汇总计量,实物型资产账户只能针对不同类型的资源分别编制。 

  自然资源实物型资产账户的通用结构(实物单位) 

    

  矿产和能源资源 

  土壤资源 

  林木资源 

  水生资源 

  水资源 

  培育 

  天然 

  培育 

  野生 

  期初资源存量 

    

    

    

    

    

    

    

  资源存量增加量 

    

    

    

    

    

    

    

   存量正常增长 

   

  形成和沉积 

  生长 

  自然生长 

  生长 

  种群生长 

  降水和回归 

   发现新存量 

   

   

   

   

  * 

  * 

  * 

   再评估上调 

   

  * 

  * 

  * 

  * 

   

  * 

   重新分类 

   

   

   

   

   

   

   

  资源存量减少量 

    

    

    

    

    

    

    

   开采量 

  开采 

  取土 

  砍伐搬运 

  砍伐搬运 

  收获 

  总渔获量 

  取水 

   存量正常减少 

   

  水土流失 

  自然损失 

  自然损失 

  正常损失 

  正常损失 

  蒸发和蒸腾 

   灾害损失 

  * 

  * 

   

   

   

   

  * 

   再评估下调 

   

  * 

  * 

  * 

  * 

   

  * 

   重新分类 

   

   

   

   

   

   

   

  期末资源存量 

    

    

    

    

    

    

    

  注:表示这一核算项目对于相应资源较为重要;“*”表示核算项目对于相应资源并不显著,或者通常不予单独确认;“—”表示核算项目对于相应资源不适用。 

  表中举出五种不同类型自然资源实物型资产账户的核算项目清单,其中期初和期末资源量是两个存量数据;资源存量增加和减少量是两个流量数据。资源存量增加量有四种类型:存量正常增长、发现新存量、再评估上调和重新分类。资源存量减少量有五种类型:开采、存量正常减少、灾害损失、再评估下调和重新分类。资源存量增加和减少中都出现的再评估项反映了由于使用最新信息对存量实物规模进行重新评估而造成的变动;重新分类项反映了自然资源资产用途的改变而发生的分类变化,资产在某一类别上的增加应被另一类别上的等量减少所抵消,对资源总量没有影响;存量正常增长反映核算期内源于增长的资源存量增加,估计增长量时通常要扣除存量正常损失,新存量的发现涉及新资源进入存量,通常是通过勘探与评估而发现的;开采是指通过生产过程实际转移或收获资产而造成的存量减少;存量正常减少是指存量在核算期的预期损失;灾害损失是指灾害和特殊事件引起的损失,即因发生大规模、互不相关的、可识别事件所引起的各类资产数量大量受损。编制分机构部门的资产账户将会大量涉及到资源在部门间的重新分类,为反映部门间的交易和其他交换,编制机构部门账户需要增加以下两个项目,一是环境资产的获得与处置。分属不同部门的机构单位之间发生的自然资源;二是无偿没收。如果某机构单位占有或转移自然资源资产时没有提供适当的补偿给原所有者,此类存量变化记录在此项目下。获得资产所有权的部门记录存量增加,原拥有部门记录存量减少。 

  2、价值型资产账户 

  价值型资产账户是对实物型账户中记录的实物流量进行估价后的结果。对多数自然资源资产而言,核算过程中都是先核算实物流量,然后再估计价值流量,因此,价值型资产账户以实物型资产账户为基础编制,但核算范围小于实物型账户,某些不具有经济价值的资源可能被包含在实物型账户,但在价值型账户中得不到体现。 

  价值型账户的框架结构与实物型账户基本一致,唯一增加了的项目是重估价,反映由于价格变化引起的资产价值变化,也称资源存量的名义增加量。机构部门自然资源资产账户也可按价值量编制,并可以与SNA的全套机构部门账户联系起来。机构部门价值型账户与编制分机构部门的实物型资产账户所需相同,同样增加了重估价项目。价值型账户在应用上具有优势,一是利用了统一的货币单位,便于不同类型资源资产的汇总和比较,二可以得到经自然资源耗减调整后的资产净值等指标。 

  三、矿产和能源资源资产的核算 

  (一)矿产和能源资产的定义和分类 

  矿产和能源资源被定义为石油资源、天然气资源、煤炭和泥炭资源、非金属矿物和金属矿物的探明矿床,对应的实物单位分别为千桶、立方米、千吨、吨和千吨。由于这些资源通常要有赖于从地下发现,所以通常不能精确知道可以合理开采的资源数量到底有多少。因此,测度矿产与能源资源的关键因素是矿床中矿产与能源资源的浓度和质量。《2009年联合国化石能源和矿业储量资源框架分类》(UNFC-2009,联合国、欧洲委员会)为定义探明矿床范围提供了框架。UNFC-2009用影响资源开采的三个标准对资源进行细分:E经济和社会存续性,F矿场项目状态和可行性,G地质认识程度。探明矿床分为三个等级:A级具有商业开采价值的资源、B级可能具有商业开采价值的资源、C级非商业性或其他资源。实物型账户可以将三个等级的已知矿床全部纳入核算,但仅有A等级矿床可估算货币价值。矿产和能源的存量变化主要来自新矿床的发现、已知矿床存量的再评估、矿床开采和偶尔的灾害损失。矿产和能源资源可以开采并用于经济活动,由于不能再生,因此,要特别关注这些资产的开采率与耗减率、资产整体可用性和开采行业的可持续性。 

  (二)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型资产账户 

  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型资产账户应分资源类型编制,内容包括矿产与能源资源的期初、期末存量及在核算期存量的变化,每种矿产与能源资源的期初、期末存量均按资源级别来分类。 

  实物存量的变化应考虑如下几种类型:(a)发现。发现是指核算期内发现的新矿床数量的估计值,发现按资源类型和资源级别记录;(b)再评估可能是向上调整也可能是向下调整。可能是探明矿床可用存量的增加或减少,可能是由地质信息、技术、资源价格等因素而引起的;(d)灾害损失。灾害损损失对矿床与能源资源来说比较罕见;(d)重新分类。如果政府对某一矿床获取权发生改变而开放或关闭某些矿床的采矿作业,就会发生重新分类。 

  四、自然资源资产账户试编 以矿产与能源资源为例 

  (一)湖南矿产与能源资源现状 

  湖南省矿产资源丰富,素以有色金属之乡非金属之乡著称。成矿地质条件优越,形成了丰富多样的矿产资源。至2014年底,湖南省已发现各种矿产120种(计亚种143种),占全国已发现172种矿产的69.77%。其中能源矿产10种,金属矿产55种(含2个亚矿种),水汽矿产2种。已探明储量的矿产87种(计亚种108种),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矿产161种(计亚种229种)的54.04% 

  (二)湖南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型账户 

  1、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量核算表 

  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量核算表的主栏是按矿产资源性质进行的具体分类,包括能源矿藏、金属矿藏和非金属矿藏。宾栏分为四部分:期初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存量增加、存量减少、期末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主宾栏的结合反映了矿产与能源资源一年的变化量及变化趋势。根据省国土资源厅提供的矿产资源基础资料,通过重新归类组合,划分出矿产资产与非资产性矿产资源两部分(见下表) 

             湖南矿产与能源资产实物量核算表 

  

  

  矿产与能源类型(基础储量:经济及边际经济基础储量) 

  煤和泥炭资源(千吨) 

  金属矿物 

  非金属矿物 

  (千吨) 

  (千立方米) 

  (千吨) 

  (千立方米) 

  期初矿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 

  904071.84  

  952651.07  

  1807.39  

  6822757.62  

  12098.67  

  存量增加 

    

    

    

    

    

   发现 

  6248.41  

  206399.93  

  0.00  

  33884.30  

  0.00  

   再评估上调 

  22570.05  

  21065.85  

  0.00  

  10684.26  

  0.00  

   重新分类 

  0.00  

  0.00  

  0.00  

  0.00  

  0.00  

   存量总增加 

  26646.36  

  227465.78  

  0.00  

  44568.56  

  0.00  

  存量减少 

    

    

    

    

    

   开采 

  16921.68  

  22411.60  

  0.00  

  31665.12  

  3.00  

   灾害损失 

  4175.50  

  2814.36  

  0.00  

  9565.66  

  28.00  

   再评估下调 

  0.00  

  187.00  

  0.00  

  49696.17  

  0.00  

   重新分类 

  0.00  

  0.00  

  0.00  

  0.00  

  0.00  

  存量总减少 

  19652.20  

  25412.96  

  0.00  

  90913.95  

  31.00  

  期末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 

  911793.12  

  1154703.89  

  1807.39  

  6776399.23  

  12067.67  

        湖南非资产性矿产与能源实物量核算表 

  

  

  矿产与能源类型(资源量:次边际经济的及内蕴经济的) 

  煤和泥炭资源(千吨) 

  金属矿物 

  非金属矿物 

  (千吨) 

  (千立方米) 

  (千吨) 

  (千立方米) 

  期初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 

  5423794.24  

  9037721.27  

  1603694.80  

  25693741.69  

  335266.52 

  存量增加 

    

    

    

    

    

   发现 

  225445.51  

  610610.19  

  0.00  

  10989.00  

  0.00  

   再评估上调 

  9201.07  

  3648.43  

  0.00  

  7583.48  

  0.00  

   重新分类 

    

    

    

    

    

   存量总增加 

  234646.58  

  614258.62  

  0.00  

  38313.48  

  0.00  

  存量减少 

    

    

    

    

    

   开采 

  74.61  

  1327.22  

  0.00  

  4183.30  

  0.00  

   灾害损失 

  14.51  

  211.09  

  0.00  

  143.61  

  0.00  

   再评估下调 

  1120.00  

  18894.46  

  0.00  

  65406.97  

  0.00  

   重新分类 

    

    

    

    

    

  存量总减少 

  1209.12  

  20432.77  

  0.00  

  69733.88  

  0.00  

  期末矿产与能源资源存量 

  5657231.70  

  9631547.12  

  1603694.80  

  25662321.29  

  335266.52 

  2、矿产与能源资源实物量的测算 

  矿产资源储量包括基础储量与资源量两部分。基础储量是查明矿产资源的一部分,属于矿产资产,包括经济的、边际经济的部分。资源量是指潜在矿产资源,属于非资产矿产资源。包括次边际经济、内蕴经济的矿产资源。以煤炭数据为例(见附件):期初(2013)与期末(2014年)湖南煤炭资源储量分别3037089.16千吨和3278640.78千吨,其中:勘探活动(发现)使资源储量增加231693.92千吨,开采活动使储量减少15795.11千吨,灾害损失使储量减少3946.21千吨,调整变化使储量增加29599.02千吨,煤炭资源储量净增加241551.62千吨。在增加的241551.62千吨中,煤炭资产增加6994.16千吨,其中:经济基础储量增加7167.16千吨、边际经济基础储量减少173千吨,非资产性煤炭资源(次边际经济的及内蕴经济的)增加234557.46千吨。 

  用公式表示:本期煤炭资源储量净变化(241551.62= 经济活动(勘探)引起的储量增加(241551.62- 经济活动(开采)引起的储量减少(15795.11- 灾害损失引起的储量减少(3946.21+ 调整变化(29599.02= 矿产资产(6994.16 + 非资源性矿产资源(234557.46=经济基础储量(7167.16+ 边际经济基础储量(173+次边际经济的及内蕴经济的资源量(234557.46 

  其他矿产资源均按此测算(见附表:按矿种种类分矿产资源实物量账户表 

  3、湖南矿产资源实物量状况分析 

  矿产资源实物量账户反映了各种矿产资源的储量以及变化过程和最终结果。由于不同的矿产资源计量单位不一样,矿产资源实物量应按矿种分列。根据按矿种种类分矿产资源实物量账户表(见附件),2014年末湖南煤炭资源3278640.78千吨,其中煤炭资产667921.28千吨,占20.4%;湖南无石油及天然气资源。黑色金属中铁矿资源1404603.50千吨,其中铁矿资产178114.12千吨,占12.7%;锰矿资源88781.19千吨,其中资产19139.18千吨,占21.6%。有色金属中铜矿资源539704.92千吨,铜矿资产41505.89千吨,占7.6%;铅矿资源331502.94千吨,其中资产26684.95千吨,占8.1%;锌矿资源443551.93千吨,其中资产26905.77千吨,占6.1%。贵金属中金矿(岩金)资源563964.29千吨,其中资产196907.89千吨,占34.9%。非金属矿物中,重金属资源66282.67千吨,其中资产9863.65千吨,占14.9%;萤石资源102314.18千吨,其中资产9831.58千吨,占9.6%;石膏资源3048817.80千吨,其中资产347612.4千吨,占11.4%。从上述湖南主要矿产资源资产结构看,绝大多数矿产资源的资产比重小于50%,说明湖南矿产资源中在技术上可行、经济上合理的资源不多,能开发利用的矿产资源有限。 

  矿产资源变化的原因,大致可分为四种情况:因矿产勘查而引起资源储量增加的有煤炭、铁矿、钒矿、铜矿(非伴生矿)、铅矿、锌矿、镍矿、钨矿(原生矿)、金矿(岩金)、银矿(伴生银)、镓矿、硒矿、萤石、芒硝、玻璃用砂岩;因矿山资源资源核实而引起储量增加的有锰矿、锡矿、钼矿、锑矿、锗矿、冶金用白云岩、重晶石、石膏、水泥配料用粘土;因矿山开采而导致资源储量减少的有石煤、铜矿、铋矿、金矿、银矿、铍矿、冶金用脉石英、耐火粘土、电石用灰岩、岩盐、磷矿、长石、水泥用灰岩、建筑用白云岩、水泥配料用砂岩、高岭土、水泥配料用泥岩;因矿山资源储量核实引起储量减少的钨矿、铟矿、铊矿、铼矿、镉矿、碲矿、萤石、硫铁矿、砷矿、玻璃用白云岩。 

  从经济活动看,湖南工业总产值排列前十名的矿种分别是:煤炭、水泥用灰岩、锑矿、铅矿、钨矿、建筑石料用灰岩、金矿、砖瓦用页岩、盐矿、铁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