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经济形势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实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1-2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1月22日上午,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党组书记、局长张世平在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2013年度全省经济形势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2013年全省经济运行情况,并详细回答了湖南经视、潇湘晨报、湖南卫视等媒体记者的提问。

  湖南经视记者:张局长,您好!2013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为24501.7亿元,我想针对这个数据提一个问题,我省统计部门如何才能保证数据是没有水分的,不会出现重复统计,不会出现政绩数字,从而真实客观地反映我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张世平:谢谢你的提问!你问了一个很多同志都想问的,也应该问的问题。我们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保证数据基本如实反映实际情况:第一,强化职业道德,坚持如实统计。近年来,全省统计系统每年都要签订行风责任承诺书,主要目的就是要确保统计干部遵守职业道德,认真履职。我们把搞准数据当作统计部门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数据不准确、不真实,这个部门就变得可有可无了。特别是在当前社会上各种虚假情况泛滥、缺乏诚信现象较多的情况下,统计部门更要为党委政府科学决策、为社会各界客观评价提供重要的可靠的依据。这是我们在系统内部加强职业道德教育的重要举措。第二,加强宣传,营造全社会如实统计的氛围。我们不断加强统计宣传,坚持实事求是,严格遵照统计法,敦促包括企业和个人在内的被调查对象,在接受登记调查的时候,能够如实将真实的数据如多少收入、多少利润、多少产量告诉我们。第三,推行联网直报,避免人为修改数据。从前几年开始,我们就在联网直报的国家和省一级设置了专门的小型机,要求企业通过因特网直接上报数据,各级统计部门只有数据的审核权,没有修改权;数据直接上报到了省和国家一级的数据库后,审核中发现有不符合逻辑的、有误差的、有漏报的、有虚报的,都必须返回到企业,由企业据实修正数据,排除数据在报送过程中受到人为干扰。第四,加强数据评审。在每一期数据上报后,各级统计部门以及相关部门都要对数据进行逻辑上的评审。比如经济总量、经济增长速度要与财政税收增长、进出口、社会用电量、交通运输量增长情况基本匹配,与柴油、汽油等能源消耗指标相匹配。这是因为柴油跟经济运行、货物运输关系密切,柴油消费下降,说明货运量增长可能放缓,经济发展有可能不好;工业生产机器运转需要消耗电能,所以用电量跟工业关系很大;这些年财政税收增长速度也一直高于经济增速。因此,我们利用这些相关数据进行评审,把有些不符合逻辑的部分剔除掉。有些社会公众说我们的统计数据存在“打折”现象。其实这种“打折”就是根据有关数据系数来对一些存在虚假现象的指标进行的适当修正。特别的,我们国家每十年开展一次人口普查,每五年开展一次经济普查,一般会用普查数据修正历年常规年报和月报。通过以上这些方法,我们尽量做到让数据基本可信。目前,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用美元来计量的话是世界第二,通过很多相关指标来进行评估,世界第二的情况应该是基本可信。我国有200多种产品产量世界第一;钢材产能达到10亿吨,汽车产量突破2000万辆,汽车产销和钢铁产量都居世界第一;我们国家的主要统计数据总体上是基本可信。

  当然,虽然我们做了这些工作,但也不排除有些方面数据还要搞得更好。有些跟补贴相关的、跟政绩相关的数据可能存在虚报情况,多报点播种面积、多报点生猪数量、多报点困难,多要一些补贴;也有部分企业可能从上市的角度考虑,或者从行业竞争的角度考虑,把业绩报大一点;也不排除有个别地方仍存在不很合适的政绩观,存在争指标的现象。这些都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尤其是要加强统计执法和统计典型案例曝光。每年,在各位媒体同志们的支持下,本着曝光一批、教育一大片的原则,全省每个地区都要抓出一个统计违法典型案件进行曝光。今后,在职业道德建设、基础基层建设方面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也欢迎各位媒体同志对我进行监督,盼望各位能够支持我们把数据搞得更加真实。

  潇湘晨报记者:张局长,你好!今年是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年,您刚刚也提到经济普查的数据可能对最终的GDP有一个修正。一般来说,2014年经济普查的结果可能比之前宣布的GDP总量还要多,您怎么看待?当这两个数据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相信哪个?经济普查是五年一次,那么今年数据的修正有一个参照性,没有经济普查的时候以什么为参照?第二个问题是,我省与外省之间的省际交易,这样产生的GDP是否有单独的统计?

  张世平:您这是统计专家问的专业问题,非常谢谢!我们也应该向社会各界报告统计上的一些做法,以便大家都能够公开公正的了解统计。第一个问题,五年一次的经济普查和常规报表的关系是,每五年的经济普查的经济总量作为一个基数,确定下来以后,作为未来五年核算年度GDP经济总量的基数参考依据,也作为修订前几年数据的基本依据,所以我们说经济普查是要摸清经济家底。经济普查主要是普查二、三产业,普查数据和常规年报有一些差距,比如2013年的经济普查数据与年报数据不可能完全一样,以往的普查也有差距。这个差距的产生一部分是误差,也有一部分可能是工作责任心不够,还可能是调查对象不配合等客观原因。至于常规年报和经济普查数据两者的多与少不好估计,第二次全省经济普查结果比常规年报要多,但是也有一些地方的结果是普查结果比常规年报要少。包括这一次2013年经济普查结果是多还是少,我们现在也估计不出。造成多和少的原因有几个,主要的一个是第三产业在常规统计里面比较薄弱,而第三产业涉及领域又非常广,包括流通业、生产性服务业,也包括文化传媒业。特别是将大量的个体户搞准难度较大,有些不一定有税收登记证或工商登记证。平时我们的常规统计不一定统计得全,可能通过第三次普查把第三产业的情况摸出来的更多一些。这种情况,不仅是中国,在俄罗斯、意大利等国也普遍存在,他们的灰色经济、地下经济也比较高。另一个原因是工业和建筑业部分也存在变数。通过普查,有些工业企业可能生产不景气、销亡了,变的有名无实。工业企业竞争非常激烈,一些企业会被剔除掉,还有一些企业会被纳入进来,工业部分会不会少不好估计。但是从历次经济普查全国和全省的情况来看,经济普查和常规报表的差距,不少地方在3%到6%、7%之间。我省2008年经济普查的差距,大约是百分之三点几。这一次还不好估计。

  第二个问题,我省与外省流入流出的GDP的统计。联合国关于GDP的核算在理论上是清晰的,实行两个原则:一个是国民原则,这个地区的经济总量是以这个国家的国民所生产的来计算。比如中国公民在国内生产的当然算,去越南、非洲投资那一部分也算。当然外国人在我国生产,经济总量就要扣除。还有一个是国土原则,以一个国家的主权领土或者是经济领土为界限,凡是发生在领土之内的,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算。在我这个国土之外的,比如我国公民在外国投资的都不算。现在使用比较多的是国土原则,国民原则相对较难。国民生产总值,现在叫国内生产总值,从省里来讲,严格讲叫GRP,但是为了全国好比较以及大家习惯,也叫GDP。按照国土原则,普查就是我省境内的所有经济机构的情况都要统计上来,不管是外资企业还是本土企业。国土原则是主要的操作原则,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有几个难点:一是大量跨地区的大型企业、总部经济的统计比较麻烦。上海、北京地区很多总部经济,整个公司的财务、经营、资源分配都在总部做,但是生产基地、车间可能又在外地。分公司没有财务核算权,税收主要也不在当地缴,经营业绩指标也不在当地反映,能得到的好处就是劳动就业,以及带动相关产业。但往往因为很多这样那样不可比的情况,财务上的统计可能搞不准确,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漏报,一种是重复。二是跨地区的建设项目的统计比较困难。跨地区的建设项目,比如铁路、高速公路,特别是国道建设。项目是一个,但分成很多段、线,这个省和那个省很难把每一段算的很清楚,这里面可能有误差。一方面可能是统计调查人员责任心不够没有核得准。另一方面调查对象可能基础工作不足、搞不清楚,或者对统计调查人员对企业的收入、利润等有所保留。这些跨省的问题从原则上还是按照在地法人原则,就是国土原则,在这个地区就想方设法把它统计准确。一些地方重复统计这种情况有的,比如一个地方统了,总部所在地方又统了,以后要有更好的方法去改进。谢谢。

  湖南卫视记者:我们从数据上看农业生产是继续增长的,但是,今年湖南经历一个很严重的旱灾,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增长的数字呢?

  张世平:今年的旱灾主要发生在7、8、9三个月,这几个月对全省的中稻和晚稻影响大,中稻和晚稻产量减产。另外,棉花也是在高温气候下减产,加上价格不理想,对棉花市场冲击较大;当时的蔬菜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生猪养殖形势也不乐观。但是,农业生产的周期比较短,季节性比较强,这几个月的干旱对其他几个季节影响不是很大。在春季和秋冬季以后,气侯也比较适合农作物生长,比如蔬菜恢复性生产较快;七月份以前的早稻也是增产的;油料作物也不受影响,生长期主要是三四月份,没有发生大的自然灾害,生产情况较好。生猪价格曾经有一段时间出现了回升,一直持续到10、11月份。生猪出栏比预期要好,前三季度还是减少,到10月份以后慢慢的增加,根据调查队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全年呈现基本持平略增长的局面。再就是水产品、牛肉、羊肉等其他产品出现增长,植树造林进展顺利。综合起来,农林牧渔业全年增长2.8%,这是近十年来的新低,低于今年全国绝大多数省份的增速。因此总体上来讲,粮食减产对农业有影响,但是由于其他多数农产品有增长,所以第一产业还是出现了平稳增长的情况。

  湖南经视记者:2013年,消费拉动我省经济增长的作用较大,请问张世平局长,目前制约我省消费的主要因素有哪些?如何在扩大消费需求方面实现新的突破?谢谢。

  张世平:2013年,全省消费总体上呈现稳中见旺的态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10%以上,即便是剔除了物价也有10%以上,这是比较快的增速。其中,汽车销售、金银珠宝销售增长比较快,但是传统消费有所趋缓,国家控制“三公”经费以后,限额以上住宿和餐饮消费增速出现了下滑的情况。

  总体来判断,当前制约消费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

  一是居民的收入水平、消费水平还不高。在国民收入分配中间,仍然是投资为主的格局。我省投资率接近60%,消费率在45%左右,国际上一些高福利国家,GDP分配里面70%、80%是消费,20%左右是投资,目前我们国家处在经济后发赶超的阶段,只能够通过多投入,先生产后生活,先建设再改善生活条件,这个阶段还没有走完,所以在分配里面居民收入不算很高。

  二是收入差距比较大。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去年基尼系数是0.473,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0.4到0.5之间是分配差距较大,0.5以上算是进入两极分化,我们已经属于分配差距比较大的地区,一些高福利国家是0.2,欧洲一些主要国家是0.3,处于0.3到0.4之间有差距,但是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合理,我们的收入分配差距较大,对消费有所限制。高收入群体消费意愿在减弱,而低收入群体消费不起。

  三是消费环境不优、物价持续走高等,影响了居民消费意愿。如油价等价格较高,有些日常生活用品也不便宜,再一个有些地方的基础设置等比较薄弱,制约了消费意愿。

  四是社会保障还不够完善,居民储蓄倾向比较强烈。我国居民的储蓄率比西方的高,大家出于对未来养老、疾病的担心,还有历来重视勤俭节约,都希望把钱存起来,而西方国家倾向消费,这是消费习惯对消费的影响。

  下一步,我省要在消费需求方面实现新的突破,我们认为:

  一是要努力增加城乡居民收入,使大家有钱消费。这就要求提升发展质量,优化收入分配比例,推进新型城镇化,带动内需扩大和就业增加。

  二是要加大养老、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的投入,减少老百姓的后顾之忧,使大家敢于消费。

  三是要着力培育消费热点,使大家乐于消费。适应居民消费升级趋势,积极培育和扩大汽车、健身、文化、旅游、信息等消费热点。

  四是要加大监管力度,大力整顿市场秩序,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使大家放心消费、安全消费。

[综研室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