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湘就上半年全省经济形势答记者问实录

来源:    发布时间:2007-07-2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7月21日上午,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局长刘国湘在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上半年全省经济形势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2007年上半年全省经济运行情况,并就节能降耗问题、当前经济增长速度及下半年走势、物价问题等详细回答了《湖南日报》、湖南经视、湖南经广、《三湘都市报》等媒体记者的提问。

    湖南日报记者:从能耗公报中,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我省的单位GDP能耗下降,而单位GDP电耗上升,这是为什么?

    刘局长:能源分为一次能源和二次能源,核算单位GDP能耗降低率时,要把各种能源折算成标准煤计入能源消费总量。火电是二次能源,我们在计算总的能源消耗的时候,是把火电折算进总的能源消耗当中,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能源消耗的总量和电力消耗量进行比较。单位GDP能耗下降,但是单位GDP电耗上升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说明我省能源消费结构在发生变化。2006年我省的电力消费增长了14.0%,高于全社会能耗增幅5.6个百分点,使得电力的消费在终端能源消费量中的比重提高到了27.8%,比2005年上升了3.3个百分点。过去以煤的形态作为终端消费的能源,现在是先把煤转化成火电,再把火电作为一种终端消费,也就是说我省电的消费比重上升了,而煤的消费比重却下降了。第二,非生产性电力消费增长较快。2006年,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使用空调等家用电器的增多,致使我省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大幅增加,增长26.2%,分别高于全社会用电和工业用电增速12.2和15.4个百分点。由于居民生活用电本身不直接增加GDP,但却直接消耗了电力,因此,造成了单位GDP电耗的上升。第三、高耗电的行业发展速度偏快。因而,我省出现单位GDP能耗下降了3.39%,而单位GDP电耗上升1.55%的现象。

    湖南经视记者: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全面加快,上半年湖南和全国及兄弟省市区一样,发展提速,这也是20多年来湖南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请问,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增长速度?下半年走势如何?

    刘局长:今年以来,我国的经济发展全面加快,湖南和兄弟省市区一样,发展速度加快,上半年GDP增长14.2%,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同期的最高增幅。我这里还可以给大家提供几组数字:上半年,全国GDP增长11.5%,全省GDP增长14.2%,比全国快2.7个百分点;全国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18.5%,全省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21.6%,比全国快3.1个百分点;全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9%,全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6.1%,比全国快10.2个百分点;全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5.4 %,全省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7.2%,比全国快1.8个百分点;全国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增长12.2%,全省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增长31.4%,比全国快19.2个百分点;全国进出口总额增长23.3%,出口增长27.6%,全省进出口总额增长47.9%,出口增长48.1%,分别比全国快24.6个和20.5个百分点。我省经济加速发展,这主要是省委、省政府善于驾驭宏观大局,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亲力亲为的务实作风,全省上下形成了加快发展的局面,也是全省各级各部门和广大干部群众共同努力的结果。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新型工业化推动有力。省委、省政府把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作为富民强省的第一推动力,成立了推进新型工业化工作领导小组;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新型工业化和生产性服务业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性文件;出台了推进新型工业化考核奖励办法。这些举措开始收到成效。上半年,全省工业增加值增长17.5%,拉动经济增长7个百分点;省级及以上园区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长29.9%,拉动规模工业增长7.5个百分点;全省高新技术产品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比重同比提高1.2个百分点。

    二是需求拉动强劲。今年以来,我省三大需求在结构调整和改善中保持协调发展,这是拉动今年经济快速增长的主要动力。从投资看:投资在结构优化中增长加快。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6.1%,同比加快4.3个百分点,是2004年实施宏观调控以来同期的最高增幅。并且,投资结构优化,城镇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投资分别增长37.0%和30.6%;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投资分别增长45%和42.7%。从消费看:今年受收入水平提高、股市升温和消费政策出台的影响,消费品市场升级加快,持续走旺。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7.2%,同比加快2.3个百分点,其中汽车类零售额增长38.3%,通讯器材类零售额增长46.0%。从出口看:结构改善,快速增长,全省出口总额增长48.1%;其中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分别增长75.8%和59.1%。

    三是核心增长极带动作用明显。今年以来,湖南加快建设以长株潭为中心的“3+5”城市群,努力打造经济增长极,取得了初步成效。上半年,长株潭三市生产总值占全省的39.1%,增幅比全省高1.2个百分点,拉动全省经济增长6个百分点。

    四是生产要素供给较为宽松。第一,资金供应增多。6月末,全省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6.7%;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增长31.4%;实际到位内资增长26.1%。第二,煤电油运供需基本平衡。上半年,全省工业用电量增长17.2%,没有出现拉闸限电的现象;全省旅客周转量增长5.9%;货物周转量增长8.8%;黄花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同比增长26.2%,居中部前列。

    五是微观经济主体活力增强。二季度,反映微观经济中企业综合生产经营状况的企业景气指数和反映宏观经济运行情况的企业家信心指数分别达到142和137.8,分别比去年同期提高13.3点和6.8点。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当前我省经济增长是有支撑条件的,同时,这种速度也是有质量、有效益的。所以,我们认为,在工业化初中期,只要供需能保证基本平衡,各种因素能支撑下来,保持一段时期的快速增长是可能的,特别是中部地区,以前欠账较多,失去了很多发展的机会,目前保持高于全国平均增长速度是完全必要的,这也是中部崛起的起码要求。当然,从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出发,实施有保有压的宏观调控是必要的,也是及时有利的。总体而言,未来湖南经济发展的机遇和有利因素很多。世界经济整体正处在上升通道中,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位平稳运行,湖南“一化三基”效应正在显现。只要我们继续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和中央确定的方针政策,认真落实宏观调控的各项政策措施,后期湖南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的基本面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要确保后期我省经济继续朝着又好又快的方向发展,总体上要继续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国家宏观调控的各项政策措施,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基础工作。具体来讲:要进一步加强工业运行调节,加快工业结构优化升级,确保工业生产和效益稳定发展;要进一步优化投资结构,引导投资合理增长;要进一步扩大消费需求,增强对经济增长的持续拉动;要进一步落实责任,切实做好节能减排工作;要进一步关注民生,千方百计增加就业和再就业,切实解决社会保障工作;落实惠农政策,抓好防汛抗旱工作,确保社会稳定。

    湖南经济广播电台记者:今年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达5.4%,为近几年最高涨幅,其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我省CPI涨幅要高于全国3.2%的平均水平?这一轮CPI上涨,会不会引起全面的物价上涨?

    刘局长:你问的问题较多,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上半年我省CPI上涨5.4%,似乎很高,但我们应该客观全面分析。这轮物价上涨,主要是结构性上涨。上半年,在所有八大类消费品中,只有两类消费品价格涨幅超过5%,即食品类价格上涨11.5%,居住类价格上涨5.5%;而烟酒及用品类、衣着类、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类、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类、交通和通讯类,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类分别上涨 4.6%、2.3%、3.3%、1.7%、0.3%和1.5%。可见,食品类价格上涨是推动此轮价格的主要因素,食品类价格上涨占CPI涨幅的70.3%。如果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因素,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中的其他项目只上涨2.6%。而在食品价格中,今年上半年粮食价格同比上涨9.2%,肉禽及其制品上涨27%。这也可以说明,在食品价格的上涨中,主要还是集中在粮食、肉禽及其制品和蛋价格的上涨,特别是猪肉价格经过前几轮上涨后,目前价位相对来说比较高。同时,去年同期物价水平低,甚至下降,相应也显得今年上涨幅度比较高。去年上半年,我省居民消费价格上涨0.4%,其中食品价格下降0.8%,粮食下降1.8%,

    对这一轮物价上涨、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补偿性的、恢复性的、结构性的,总体也是可控的。去年翘尾因素影响达3.83个百分点,占CPI涨幅的71%,今年新涨价因素只有1.57个百分点,只占涨幅的29%。去年一季度湖南农产品价格涨幅低于全国12.6个百分点,CPI涨幅低于全国1.1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湖南农产品价格涨幅比全国高10.5个百分点,CPI涨幅比全国高2.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全国CPI为3.2%,我省高2.2个百分点。但与周边的湖北、四川、贵州、广西、河南差不多,低于北京、广东、浙江等地,仅高于西部省份。因此,这一轮物价上涨是可控的。一是今年上半年消费价格上涨大大低于1988年的25.6%、1994年的25.3%,与2004年的5.1%的涨幅比较接近;也低于1990—2006年5.9%的平均涨幅。所以,说是恢复性,是市场规律的体现。二是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并没有伴随农资价格大幅上涨。而1988年、1994年、2004年农资价格涨幅过高,分别上涨28.3%、18.6%和12.1%。今年农资价格上涨明显低于前述三年的水平。三是1988年、1994年、2004年的价格上涨是在煤电油运供应紧张、资金缺口较大的状况下出现的价格上涨;而此轮价格上涨,物资供应充裕、煤电油运供求基本平衡。另外,支撑物价上涨的主要因素作用在减弱,除个别品种外,物价有可能趋向稳定,不会引起全面的物价上涨。

    至于为什么我省CPI涨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从前面涨价的因素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最重要最直接的因素是农产品价格和矿产品价格大幅上扬的拉动。

    三湘都市报记者:我们注意到,2006年我省的节能降耗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我省单位GDP能耗并没有完成年初制订的节能降耗目标任务,为什么?

    刘局长:2006年我省单位GDP能耗比2005年下降3.39%,在全国列第9位,但没有完成年初制定的下降4%的目标,主要原因:一是原煤消耗多。长期以来,我省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大量消耗原煤等常规能源,由于煤炭热值比石油和天然气低很多,能源利用效率差,要实现等值的能量,必须消耗更多的煤炭资源,节能降耗难度大。二是结构调整难度大。2006年,在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中,工业能源消费占70.5%;而重点耗能行业能源消费量又占工业能耗的90%以上。由于我省正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有色、冶金、电力等重点耗能行业发展快,能源消耗大,结构调整难度大。加之,湖南重化工、高耗能行业比重大,给节能降耗工作带来很大压力。三是节能政策效果还未完全显现。2006年是“十一五”规划的第一年,各种节能降耗措施正处于规划和落实阶段,财税政策上对节能改造、节能设备研制和应用以及节能奖励等方面尚未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金融、价格、贸易等政策不配套,节能政策发挥效益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我们可以预料,随着我省节能降耗工作力度的加大,节能降耗措施的出台和落实,节能降耗的效果肯定会更好。

[研究室(录音整理)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