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辉:老妈的记忆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6-2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最好的事,莫过于时光飞逝,你珍爱的人、物甚至旧时的感觉都还在,这便是幸福的记忆。 

  再一次走进老妈的记忆世界,是前些日子的一次闲聊。组织上要求填写干部信息采集表,除了自己的成长历程和主要社会关系外,还要填报父系、母系血亲的一些信息,包括七大姑、八大姨、表兄弟和堂姊妹的出生年月和职业,内容之广、要求之细,前所未有。老爸和老妈都是生在大家庭,分别有七兄妹和五姊妹。在那个时代又没实行计划生育,于是,奶奶和外婆都成了“多子多孙多福”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不光自己生得多,下一代也生得多,粗粗一算,奶奶膝下男丁就近三十。要把这些信息填全填准,这可让我犯了难。打小从小学四年级起寄宿在外求学念书,每年在家的时间也只有寒暑假,工作后基本上没时间在家呆着。在这些有限的时间里,除了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堂兄弟、表姊妹相处多点,其他的,就既熟悉又陌生了。时间又急,范围又广,没有他们电话也来不及逐一向他们询问。怎么办?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回家问问老妈,请她帮忙。

  20多年前,父亲与病魔搏斗了两年,终因限于当时的医疗技术水平和我们的经济实力,不幸离世。悲痛中,老妈从乡下搬到城里来和我居住。一来帮我照顾小孩,做些家务;二来我可经常陪她话些家常,避免孤独。常常陪她话些家常往事,在平时的闲聊中,我发现老妈的记忆超好,有时一聊起来,一路走来的好多事情历历在目,如数家珍。特别是经常听到她老人家念叨“谁谁谁又要过大生日”了,“谁谁谁几个的属相是一样的”……后来知道,象我们这样的大家庭,即使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仍传承和发扬长辈们留下的做法,大家坚持用最简朴的礼物,有时就几尺棉布,几个糍粑,迎接恭贺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或每个家人的重大生日,礼物倒是次要的,那份惦记和牵挂,足以让大家庭每个成员如沐春风般温暖。老爸在单位上基本没有太多时间来过,家中一应人情往来都由老妈操持,久而久之,她记住了家里人和亲戚中大多数人的生日。

  老妈一边念,我拿着表一边填,从四个姨妈、姨父到三个姑妈、姑父,从伯父伯母到两个叔叔婶娘,从堂兄弟到表兄妹,大多数她能快速说出出生年月。个别的要回想比对才能确定,比如说她与老爸初次相识,比如说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年月,比如说她参加农村赤脚医生培训班,等等,以这些印象深刻的事情为参照仔细回忆。除了这些,我还头一次听老妈说起了我的两次“死里逃生”:一次是老妈怀着我7个多月的时候,参加“双抢”挑一担毛谷,在过水的枧桥上滑到摔一跤,我躲在肚子里四天没有动,正以为我已经死了,第五天又奇迹般动起来了;另一次是我快一岁时,因营养不良消化不好得了“疳积痨”,瘦得就剩一层皮,四处求医问药,眼看就不行了,经人推荐吃了隔壁的隔壁乡里一老人家的土方药,再一次奇迹般活了下来。说起这两件事,我隐约看到,老妈的眼中闪烁着泪花,不知是为我的幸运,还是因为命运对她的安排……

  一个多小时后,在老妈无比神准记忆的帮助下,我的干部信息采集表就填好了,老妈也在记忆中转了一个圈,那些生活经历,让古稀之年的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愿老人家记忆中都是甘甜,即便心底还埋藏悲伤的记忆,也已经让岁月冲淡得如一杯白开水。而我,经历过几次生命的传奇,更希望能时常陪伴在老妈膝下,沉静在她幸福的记忆当中。

[供稿:郴州市统计局罗玉辉]
[责编: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