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秋游印家界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2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在这个季节,突然发现离县城不远的省级自然保护区——原始次森林的印家界林场,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也许是印家界未出名而游客稀少,更少人为的破坏,仍然保留着一份原始的野趣与童真。我们沿河的山间小道,一路迸发。河道弯弯,两岸密林丛生,走过颤悠晃荡的铁索桥,跳过河里中的岩步子,就算是过了河。河滩上卵石光洁如月、细沙温柔得像一毡毛毯。久住尘嚣的我们只觉得风尘尽卸,心肺如洗,山道上阒无一人,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和对话声碰破山中浑然一体的寂静。如果说山林全然寂静,也对不起这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鸣啭的鸟语声和汩汩流出、叮咚奏响天籁之音的山泉溪水声。

  这里能够寻到真实永恒的充满生命本色的自然色调。满山遍野,仍以绿色为主调,间或调配着一些红黄的色彩。这些绚丽多彩的色调,在秋末暖阳的映照下,灿烂夺目,像一幅山水画。站在树下,以仰望的姿势,发现这里的千年银杏树的黄叶是那样的鲜嫩,随着轻微的山风拂动着,舞动着。我们目光随着,思绪随着,甚至在黄叶儿跌落的那一瞬间,我们的心也随着猛地一坠。当我们靠近银杏树的时候,那飘零的叶子不时的打着旋儿悠悠落下,这叶子或许是土家织锦女神西兰寄托片片哀思的信笺吧。叶儿落满了一地,仿佛是为我们铺就的地毯,更觉得这是织着人世罕见的“白果花”的土家织锦精品——西兰卡普。土家织锦女神西兰姑娘是否还在此银杏树下观看白果花开?这树下是否还有听信嫂子谗言不明是非的阿爹错杀西兰的醉影斧声?斯情斯景,我不敢再寻思流传土家族人们中西兰姑娘的悲情故事,我不忍心去践踏叶儿,怕沾污了这些可人的银杏叶的纯洁,也不忍心在树下凝望,更怕自己伤情起来。离开时,我拾了两片刚坠落的银杏叶,一圈是嫩黄的颜色,中间是深厚的黄,脉络清晰,里面流淌着灵动的汁液,像流动的生命血脉,不带一点落叶萧萧的色彩,仍坦然地显示鲜活生命的本色。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大山里,在没有污染没有浮躁没有物欲的纯净的自然中,她才会真实的存在。当我静静地凝视手中的黄叶时,便深感后悔,其实再美丽的东西攥在手里,也会黯然失色,这些黄叶们的美丽在于它们的宁静、自然、洒脱,不张扬,不做作,不虚伪。我说,把这些鲜活的黄叶带回家,该多好呀,友人告诉我,黄叶离开这里,会死掉的,即使不死,那色彩也掺杂着另外的成分,像城市女人的脸,被化学的东西淹没了。

  当前,印家界正在实施汝池河漂流旅游项目开发,届时将会以印家界独特的山水风情,接纳四方游客,展示其土家汉子大山般情怀和苗家妹子柔情如水魅力。在印家界短暂的驻足,让人留恋不舍。新鲜的空气、独特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

  [供稿:龙山县统计局]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