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晓辉:不期而遇的美丽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12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因长沙市统计局3年一次知名高校干部轮训的机缘,与南开大学不期而遇。重拾书本中的静远,伯芩楼,思源堂,省身楼,图书馆,马蹄湖……感受书声琅琅、小园香径。短短9天时间,心无旁骛,潜心学习,深刻思考,甚至比学生时代更用功、更专心,希望不浪费每一寸光阴,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汲取更多的营养,收获更多的启示。

  9天时间,忙碌而充实,十二个专题讲座、两次现场见学,开班、结业仪式,分组讨论、班级晚会节目排练、演出,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就连早晚那点点空闲也被我填得满满的。早起,迎着处暑后一缕缕秋风在校园里跑跑步,在大街上,看晨光下摇曳的树影、稀疏的车流和人流;夕阳下,去海河边溜弯,在滨江道看繁华闹市、喧嚣人潮,在五大道驻足、任思绪散漫,感慨滨海新区的崛起。期间,还遇到了拎着早点的杨斌教授和抱着大书袋的马蔡琛教授、秦海英教授,三位是地道的天津人,如邻家大叔般亲切,反而难与讲台上那逻辑严谨、慷慨激昂、忧国忧民的大家形象对上号,为此,我还唏嘘了半宿。天津特有的风俗风景,南开人独有的幽默诙谐,还有塘沽口那高高耸立了几百年的斑驳老旧的灯柱,让人流连忘返。

  孙立群教授的《以史为鉴 感悟人生》讲座尤为印象深刻。年近七十的孙教授骑着老式自行车来到教学楼,博古引今,谆谆教导。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重要的是总结失败的教训,悲剧是可以预见和避免的。“你们所倡导的新中国,能否跳出王朝周期律?”这是建国前黄炎培在窑洞里询问毛泽东的问题,如今依然在拷问每一位中国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短命王朝要么因为缺乏稳定性和连续性,要么是接班人出现了问题,要么是不以民生为本,不把发展经济放在第一位而灭亡的。反观自身,我们该怎么做呢?这就是读历史的目的——启发智慧。历史本身不能解决问题,但它是一把磨刀石,可以用来磨砺我们的智慧,让我们更好地解决问题。回望历史,再观当下。当今,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作为世界经济的新引擎,中国正处在历史变革的重大时期,国家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转方式调结构,供给侧改革,重拳反腐,贯彻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我们坚信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定会领导中国人民跳出“兴亡周期律”,一定能避免“后人复哀后人”的悲剧。如此精彩的讲座让人醍醐灌顶。

  望着孙教授骑车远行的身影,我想起宋代史学家吕祖谦,“观史如身在其中,见事之利害,时之祸患,必掩卷自思,使我遇此等事,当如何处之。如此观史,学问亦可以进,智识亦可以高,方为有益。”细细咀嚼历史,将其中的智慧、精华融入现代生活,从我做起,做好本职工作的每一件小事,走好人生路上每一步。

  离开南开大学那天,我赶早去校园东面看看主校门。原想一定是高大宏伟,足以彰显学力和文化底蕴的,但真切看到时,不禁莞尔,它甚至比不过一所普通县级中学的校门“阔气”。四根白色石柱撑起橙色的弧形校门,犹如一双张开的臂膀恭迎莘莘学子。南开是低调的、含蓄的,但在这所学校里走出了周恩来、邓颖超、温家宝等一批领袖。一所学校的底蕴不在乎建筑物的高大,也不在乎收入的多少,而是对真理的渴求与传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信步校园,思绪万千,忽近忽远铺陈来,一如青年学子作别校园,一次邂逅,难以离开。

  [供稿:长沙市统计局 夏晓辉]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