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坤云:路漫漫而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第十届海峡两岸统计与概率研讨会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8-29

打印本页

分享到:

  丹桂飘香的八月,素有“少不入川,老不出川”美称的四川迎来了一批谈吐高雅,举止不凡的学者们,他们便是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统计局、台湾“中央研究院”、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以及国内外、港台诸多名牌大学的专家、学者们。他们,齐聚于这集时尚与休闲、火辣与典雅的“天府之国”成都,只为一个目的,那就是参加第十届海峡两岸统计与概率研讨会。我,作为一名在政府统计系统工作不足五年的统计新兵,有幸因撰写的《区域科技创新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研究》一文受邀参加这样的一次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会议,在兴奋、激动之余,它带给我的更多的是惊叹和鞭策。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海峡两岸统计与概率研讨会是概率与统计学界的重要盛会,汇聚最前沿、最先进、最权威的统计理论与思想,自1996年首次举办,至今已有20年历史。第十届海峡两岸统计与概率研讨会由中国统计学会、中华机率统计学会、中国概率统计学会、中国现场统计研究会、中国统计教育学会主办,电子科技大学承办。来自国内外和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统计科研人员共计218人参会,其中包括台湾中研院统计科学所的程毅豪教授、中科院陈木法院士、北京大学耿直教授、台湾清华大学胡殿中教授、香港大学李伟强教授等具有国际影响的专家。国家科研所所长万东华、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助理处长陈家莲也出席会议并分别做了报告。毫无疑问的说,这是一次统计届名副其实的精英聚会,打开会议手册,看着参会人员名单,入眼尽是教授、博士、还有“国宝级”院士。那一刻,我的第一感觉是自个要低到尘埃里去了。而翻看他们带来的各自研究成果,满目皆是英文不说,研究主题范围涵盖了各种统计分析法模型、统计过程监控、大数据背景下的统计调查、经济理论模型、经济发展研究等方方面面。更为重要的是,虽说接触统计那么多年,但他们很多的研究主题我却是有从未听说更别提了解或是涉猎,比如高维数分析、控制图表、变异点等等。不仅如此,令我羞愧不已的是,大学英语六级的我甚至于有些学者报告的标题都无从准确翻译。在这样一个往来皆鸿儒的“高大上”会议中,我这样的角色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在这里,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长见识,但也是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自惭形秽的感受。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论语》有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有机会学习,是人生一大幸事更是一大乐事。参加第十届海峡两岸统计与概率研讨会,于我而言是一次意外的惊喜,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学习好机会。从会议开幕主持人的侃侃而谈到听专家学者高端的学术报告再到我们的小组讨论,每分每秒都有无数个知识风暴侵入大脑,应接不暇。从高端的学术探讨,到较为接地气的中国经济运行发展基调的分析,从经济理论模型的建立,到地区经济发展的研究,每一篇研究成果都是一次对知识领域的极大拓展。如果说来自各大高校的专家、教授们的学术研究对于我们这些注重统计实务的政府统计工作人员而言略显生涩,甚至于理解吃力,那么来自全国各地50多名政府统计人员就区域发展、产业结构转型、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经济增长质量研究、农村剩余劳动力、劳动报酬、统计信息共享、统计核算体系构建、小康社会建设、新型城镇化、能源消费等方面的研究却是让我脑洞大开。国家统计局丛雅静提出的运用扫描数据编制CPI,从而节省人工询价的人力成本,并提高各种消费品价格的误差和准确性的思路,湘潭统计局创新全国研究的现代物流业区域统计核算体系,新疆统计局对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独特思考等等都让我再一次的打开眼界。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次奇妙的收获之旅。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统计五年,上千个日日夜夜与数据、表格、分析为伴的时光,我以为对于统计,我俨然也可以算是个行家里手,统计工作的方方面面应该也是熟稔于心,要说起来也是可以侃侃而谈的。然而,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后,我感受到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差距。这也迫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于统计工作而言,自个离游刃有余中间还差很多个业务精英;于统计学术而言,我还仅仅是一只还在睡梦中的井底之蛙。会议安排了分组讨论,每位与会代表有20分钟的时间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我暗自窃喜与自己一同讨论的小组成员均是来自政府统计系统,心想大家所关注的点和研究重心应该会更倾向于为地区政府参考决策而非高深莫测的统计学术讨论,且多数人员是专攻自己的业务专业,而对于非对口专业一般只是浅尝辄止,知之甚少时,现实又给了我一当头棒喝。大家确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政府统计系统,但却个个满腹学识,至少对政府统计工作方方面面深谙熟络,均有涉猎。而我,在以为将我们的《区域科技创新绩效评价体系研究》全篇简要重述一遍即可结束的心态下展示完PPT后,小组成员的提问却让我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的统计知识掌握的有多不全面和不扎实。“你的区域科技创新绩效评价指标体系中的‘亿元投资新增GDP’指标如何界定?”“‘全社会劳动生产率’、‘每百户宽带网络用户数’这些指标在我们的研究中一般是用于基础指标而非绩效评价结果指标,你们这样的选择有何依据?”、“因子分析的结果数据的正负得分在你们的研究结果是表是正负相关吗?”……一连串的问题抛来,且很多问题是我们在之前做研究时并未意识并在意的东西,一经提问不知如何合理解释时方知我这所谓专业的行家里手也是自诩自吹,而我们这看似高深的体系研究在懂行之人眼里那是漏洞百出。就连我的PPT展示,各个小组成员也给我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告诉我如何完美的将重点呈现给大家又能让自己解释轻松。而我,对于小组成员们的研究成果展示,却是除了认真倾听,虚心学习外,其他诸如那些抓住核心的提问,精辟的建议估摸只能待自个在博大精深的统计路上再修炼若干年方能道出一二了。

  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三天的会议之期很短,在我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成都的各种闲情雅致,各种舒适安逸的慢生活,以及各种让人垂涎欲滴的名小吃之时就已悄然结束。三天的会议之期其实也很长,因为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我就已体验过一个陌生城市。更重要的是,在这三天时间里,我置身一群既陌生而又熟悉的人群之中,长了见识,学了知识,看到差距,更明确了方向。说陌生是因为在参会的这200余人中,我从未与任何人有过一丁点的交集,我们的生活是那么的陌生;而熟悉,是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城市干着共同的事业——统计研究或工作。在这里,我接触到了二十几年来从未体验过的学术讨论,并且从中感受到了什么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高雅交流,这里的学者们各个都是满腹学伦,却又个个虚怀若谷,谦虚谨慎;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学无止境的态度,参会的成员,各个都是各自领域独树一帜的领军人物,却一个个摒弃身份,抛开奔波的劳累,只为践行“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求知精神;在这里,我意识到了“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的差距与悔恨。当我还在沉溺于自己才疏学浅却还无知无畏中之时,身边的同路人已经超过很远很远;在这里,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体验和参与,有这样的差距和打击,才能让我更加清楚的认识自己,才能让我砥砺前行,在未来漫漫统计路上,勤学习,苦专研,精业务,多交流,上台阶!

  [供稿:郴州市统计局 邓坤云]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