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国平:两个父亲观念的交锋与调和 ——纪念建党九十五周年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6-28

打印本页

分享到:

  我的岳父是工人,我的父亲是农民,两个父亲都不在党,对生活经历过的时代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那些观念到四五十岁以后就有点根深蒂固了。

  上个世纪末,生活在宁乡大山深处的父母跟着儿女们住到益阳城里来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和妻子女儿生日的时候,两大家子一般都要聚聚。岳父健谈,父亲寡言,时间长了,相聚的次数多了,两个老人各自朴实的所思所想便有了交锋。

  岳父爱酒,只要端上酒杯喝上两口,就会滔滔不绝地说着毛泽东时代的无比美好,毛主席领导中国革命从农村包围城市,打下了江山,一家为革命献出了六位亲人宝贵的生命;工人阶级成了领导阶级,消灭了剥削和压迫;人民当家作主,连大寨大队的党支部书记都能够背着乡下的粮食进京当国务院副总理;没有吸毒,没有卖淫嫖娼,刘青山张子善之流敢腐败就得掉脑壳;在最困难的时候,原子弹、氢弹爆炸震惊了世界,东方红乐曲从太空传来;工人有班上,厂子有效益,当领导的说出话来句句有分量,当时上班的益灰铁路小火车日夜欢唱;毛主席逝世,全国人民除了阶级敌人没有不痛哭流泪的…….

  父亲也爱酒,听岳父说多了白猫黑猫摸着石头过河等的不是,喝多喝少都只是偶尔插上句把话,诸如:有饱饭吃就是好日子,现在的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这日子天天都像过年一样,能够像现在这样想说就说真是好时代……

  转眼到了送我女儿上大学的日子,两大家子聚在一起家宴为女儿送行,几小杯酒下肚,岳父他老人家又打开了话匣子……

  品着生活的美好,品着我岳父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歌颂,不与他老人家对改革开放的些许看不惯作过多的争论已经成了大家的习惯。

  父亲笑眯眯地喝着酒,比往常的速度快了些许,不时提醒我这当儿子的满上。当岳父神思缥缈意犹未尽的时候,一直没有做声的父亲发言了,开口就明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要多说几句。

  父亲深情地望着我的女儿,女儿赶紧说公公您尽管说我们都听着,父亲似乎没有看我这个坐在他身旁的大儿子却喊着我的乳名接着说:你还真是生活在一个好时代里,在你初中毕业的时候,读高中正好就不要生产队大队干部推荐了,你应该记得有大队干部说过不会推荐你上高中的;不是国家恢复高考,或者再慢几年恢复高考,你就不可能考上学校走出我们那大山里,就算你再怎么蹦跶,现在最多也就是一个寄居城里的农民工,怎么也轮不到你在国家的大厂子里当上一把手,更不用说能够到市政府的部门当公务员了;你如果是一个农民的话,就娶不上现在的媳妇,也就没有你这么优秀的女儿,我和你娘根本就不可能住到这益阳城里来;你想想看,哪里会有今天这么好的日子?!

  见我和在座的大多都点头说是,父亲示意我为他添上喝干了的杯中酒,抿上一小口后接着说,不管亲家你怎么看,我都认为这个时代好,就拿我自己来说,农村没有实行责任制以前,家里年年有两三个月青黄不接的,寅吃卯粮,好多年过年都是吃的借粮;要养大五个崽女还真不容易,也就只好把二女送人了;包产到户那年正值大伢子考起学校,家里少了一个能够在生产队挣工分的劳动力,但不出两年,就还上了全部亏欠挪借的粮食,就再也没有饿过肚子了;家里还料想不到地修起了装得下四五千斤稻谷的粮仓,没过几年就是粮满仓的;这两年,政府不但把要交的皇粮国税都免了,还发给农民种田的各种补贴,这样的年代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都还没有过呢!

  岳父边说着是边敬我父亲的酒,父亲抿上小半杯酒后,意犹未尽地接着说,不是遇上了这么好的年代,想跟亲家你喝杯酒都难,不是有了农民工进城,不是放宽了城里的户籍管理,六七十年代我们当农民的进趟城都很难,更不用说住到城里来了;当年连饭都吃不饱,像现在这样天天喝着小酒,天天都像过年过节一样的,那是想都不敢想的;文化大革命中亲家你不是因为说了几句当时不该说的话就被捆绑关押过,现在我们这些老百姓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可以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但我也要提醒你们几个在党的,什么场合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还是要头脑有分寸的,我这个六十多岁的人,尽管是一个农民,也爱读读书报看看新闻,经历了旧社会新中国和改革开放这些时代,我要说的是毛主席伟大,邓小平真好!

  时间尽管过去快十年了,父亲离开人世也快三年了,他老人家说的这番话却是如此鲜活在我的记忆之中。父亲说出他想要说的,既教育了我这个当儿子的,也让我那即将离家去读大学的女儿懂得了更多的道理,还或多或少地改变了我岳父对改革开放时代的看法。

  单位这次组织到革命圣地井冈山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纪念建党九十五周年和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重温入党誓词。出发前我告诉了岳父,微醉的岳父又重提起这些来,还连称如果亲家在世的话,说出来的话一定会是这样的:毛主席伟大,邓小平真好,习近平敢于担当,有了这样一代接着一代的英明领袖,朝着“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一定会梦想成真!

  [供稿:益阳市统计局 袁国平]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