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挺程:且借东风化春雨 细耕来年赏新枝

——通道县塘冲村扶贫工作队队员一年扶贫工作侧记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5-27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塘冲村,一个坐落于通道县城北部,南北跨度5公里,东西跨度4公里,南高北低、四面环山的纯侗族自治国家级贫困村,通道县的母亲河(双江河)由南而北贯穿整个塘冲村。村里有8个村民小组 1554人,耕地1437亩,分布在15个山冲里,林地8580亩,分散在约20平方公里的各个角落。

  从县城驱车北上,走完长征北路,拐上209国道,便是塘冲地界。进入塘冲村,映入眼帘的便是:平坦的道路、明亮的住宅、整洁的村容、彬彬有礼的村民,郁郁葱葱的树木,清澈见底的双江河,满山遍野的油菜花,远处还隐约闪现着新修的通往村组团寨的水泥路面……,到处显露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新农村景象。

  然而,回想一年前刚进入塘冲村时的景象,如今依然历历在目。

  2015年初,我告别自己熟悉的大城市,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同事和朋友,离开自己可爱的孩子和温馨的家,在局领导的带领下,跟随扶贫队队长郭跃生同志一起,远赴千里之外的大山,来到了这个位于湖南省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贫困村。当我们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来到这个群山环抱小山村时,夜幕已经降临。在村委副书记家简单的吃过晚饭后,走进了临时安置我们的一栋断断续续修建了5年尚未完工的“新”房子里。这也是之后的一年,我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整个屋子只有一张简易床和一套被褥,一个挂在屋顶的节能灯和几扇没有纱窗的窗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真应了那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的景致。

  第一次睡在木头的房子里,第一次闻不到熟悉的尾气,第一次没有家人的微鼾陪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万籁俱寂的山村,伸手不见五指的周遭,无处不在的蚊子,还有远在楼下的厕所……,在迷迷糊糊中,我终于发现小学时候的课本写错了,公鸡是不需要周扒皮的挑衅,半夜也会叫三遍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东家嫂子隆重的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一个煎鸡蛋、一份辣椒碎肉码子、一碗采用低温柴火余热利用工艺煮出来的面条糊。我想,这应该是40多岁的书记夫人第一次煮面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种喝着山泉水,吃着中药材,靠山吃山的生活节奏,我确实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慢慢让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适应过来。看着东家嫂子殷殷期盼的目光,我们秉着呼吸、平心静气,头也不敢抬的一口气吞下了这碗进入塘冲村后的第一顿早餐,吃完,也没忘记“美美”地夸奖了一番。

  放下行囊,收拾心情,我们的扶贫工作一切从头开始。按照事先的安排,我们将由南而北,从塘冲的第1组开始,一户一户的走访,一家一家的慰问,一地一地的考察,直到走完第8组的最后一位贫困户为止。

  第一次走进大山,山里特有的凉意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望着四周翠碧宁静的群山,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我心底悄然滋生。每一次走进贫困户的家里,都会给我带来强烈的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灵上的震撼。推开那张用长短不一杂木条子拼接而成的院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多少都有些倾斜外皮发黑的木头房子,小小的院落里零星逃窜着三、两只鸡,晾衣架上晾晒着几件破旧的衣物,几扇已经没有玻璃的窗户。搭眼望去,屋里什么家具也没有,纸箱子,饮料瓶,木柴片子散落一地。破烂不堪的房屋,历经沧桑的面容,迷茫无助的眼神,记录着一户户的不幸与苦难,诉说着一家家的悲欢与离合。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无法享受到平常家庭的幸福,无法拥有正常人的欢乐,甚至有些人在承受贫穷之时,还因身体的缺陷而遭受别人的歧视。贫穷和不公,让他们只能偷偷地躲在一个角落,孤苦地度过自己的余生。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走进吴X现老人家中的情形,那是一幕原本只有在电影或者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画面:风一吹好象就要坍塌的歪歪斜斜的有着杉树皮屋顶的木头房子,透过杉树皮的接缝,黝黯色的屋内到处零星散落着点点的亮光。厨房里是黑乎乎的锅灶,边上放着一个没有了上半截的带着高低不平用来装水的碴的缸,一张类似床的木板上,摊着一团至少已经使用了一、二十年的被褥,除了黑得发亮的老式木头柜子外,没有任何可以算作家具或电器的东西,整个屋子给人压抑的感觉,让人有些透不过气。在这样的小屋里,堂屋靠东边的墙面上还张贴着三、四幅毛主席和元帅们的画像,画纸已经发黄破损,估计也是有些年头的了。家里有三口人,70多岁的老两口带着一个40多岁的没有自理能力的傻女儿,老婆子因为年纪大了,行动也有些不方便。见我们去了,老人眼里满含泪水,从里屋迎了出来。这是一位慈祥但精神还算矍铄的老人,身上穿着一件洗得看不出颜色的麻布衣服和一双破旧的帆布鞋子,由于多年的操劳,老人的手粗糙得像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他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顶梁柱。

  从老人的口里得知,他的女儿小时得了一场大病,因为没钱治疗,后来越来越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家里主要靠着村里分的两亩多水田艰难度日,平时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随着年岁的增大,老两口越来越觉得没什么盼头,唯一的支柱就是趁着自己还能动弹一天,多照顾女儿一天。看着饱经风霜的老人不断用袖口擦拭着眼角的眼泪,我们心酸极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想象,现在还会有这么穷困的家庭和这么令人辛酸的老人!

  这就是刚刚进入塘冲时,我们所看到的和经历的。当你真正深入到这传说中的“惊艳美丽”的大湘西地区,你才会发现,更多的却是触及心灵的震撼和刺痛心房的惊鄂!偏远而原始的少数民族村落,对于游人来说,往往感动于他的秀美,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来说,却是山高路远,与世隔绝的无奈。从文先生笔下那个让无数人魂牵梦萦、心驰神往、如诗如画,如梦如歌的西部“边城”,展现给我们的却是,深藏在山清水秀背后的一贫如洗,穷得让人生畏,古朴得让人发狂!

  经过整整三个月的走访和梳理,我们走遍了塘冲的每一个角落,探访了每一位贫困户,了解了村民的每一件需求,全面掌握了塘冲的村情民意,确定了扶贫工作的重点,并多次召开村支两委及党员干部会议,广泛的听取各方的意见。通过认真的思考和征得了单位领导的认可后,制定了《2015-2017年通道侗族自治县双江镇塘冲村驻村帮扶工作规划》。

  为了最大限度的争取各个渠道的扶贫资金,工作队从3月份开始先后给省里各相关职能厅局,提交了79个争取项目或资金的请示报告,并及时将扶贫工作的实际困难向单位领导进行汇报。单位的领导得知这些困难后,非常重视我们的请求,所有的局领导和部分处室领导先后亲自前往扶贫点了解实际情况,利用单位和个人的一切机会,尽可能的为扶贫点争取项目落地。

  特别是在一个冷雨交加的冬日,由省统计局全体局领导和处室代表们组成的代表团,走出机关大院,走进农家小院,前往扶贫点,开展精准扶贫,落实结对帮扶。代表团到达塘冲村后,与村组干部共话经济发展,与结对“亲戚”共聊家长里短,走访慰问帮扶对象,真情体察群众疾苦,把脉问诊致贫原因,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根据每户贫困户的实际情况,制定有针对性的帮扶救助计划,并作为扶贫工作的年度考核内容,要求逐项落实到位,帮助困难家庭早日脱贫。

  对于扶贫工作队来说,最困难的时期是进驻塘冲村的前6个月。这个时期各项资金没有着落,百废待兴,越是深入了解村情,越是感觉身上的责任重大。村里急需解决的事情太多,很多事情都刻不容缓,有的项目如果没能及时启动,将会对村民们的生产生活带来长远的影响。

  记得走访阶段,当时正值4月初,春耕开始的前期。我们不论走到哪个村组,当地的村民都会提出急需修缮和新建农田灌溉设施的请求。因为,塘冲村山多地少,1437亩的耕地,有百分之八十都分布在山冲中半山腰的梯田上。一直以来,这些梯田的灌溉方式就是原始的用石头、树枝、泥沙在田埂旁拦住流经此处的溪水,引入田中灌溉。一旦遇到大雨天气,这些简易的拦溪土包,就会被水流冲走。如果没有及时修复,很多田地就变成了靠天吃饭的旱地,甚至一年到头颗粒无收。为了解决村民们春耕生产的燃眉之急,扶贫工作队节约一切开支,从当年的办公经费中拿出一大部分,为村里添置了两台大功率水轮泵机,修复了原水轮泵泵房和水坞。还通过多方协调,在县扶贫办争取到了20万资金,新建了34个农田灌溉拦溪坝,彻底解决了塘冲村所有农田灌溉的问题。

  这种举步维艰的工作状况,直到当年的9月份才有所好转。各项资金陆续拨付到位,特别是后盾单位,在局领导的信任和支持下,第一次破例给扶贫点拨付了近100万的扶贫专项资金,用于发展生产和扶持产业,彻底解决贫困户经济来源困难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根据各项资金的到位情况,按照《帮扶工作规划》的进度要求,在全村陆续启动了二级农网改造、通组公路硬化、创国卫清洁工程、农田灌溉水沟、垃圾焚烧炉、垃圾转运站、公交招呼站、危房改造工程和为民服务中心等项目的建设。并鼓励和组织贫困户发展生产,春开荒山、夏养田鱼、秋收稻谷、冬种油菜。积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派遣年轻农户参加专业技术培训,培育和扶持致富带头人和种养大户,推广新技术,引进新品种,大力发展特色产业等等。塘冲全境一片忙碌,各种项目遍地开花,到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村里的生活是忙碌而充实的,在工作最紧张的时候工作队甚至连续几个月都不能回省城与家人团聚,郭队长甚至在其八十多岁的母亲病危期间,也没能抽出时间前去照顾。但当我们看到村民们脸上泛起的笑容和充满希望的眼神,我们的内心也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随着项目的顺利推进,我们扶贫队也逐渐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生活状态,真正地与村民们融入到了一起,除了同吃同住,我们也同劳动。对于我而言,第一次下田插秧,第一次上山砍柴,第一次下河摸鱼……生活虽然艰苦,但我还是乐在其中。

  慢慢的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住所是那么的具有侗家特色。这幢如果放在城市里将被称为“别墅”的三层小楼,建在双江河畔,毗邻209国道,从地图上看,刚好位于塘冲村的正中心。房屋坐东朝西、依山伴水而建,通过仔细的观察,你会发现房屋的布局类似于平层的三进两厢四横两围结构,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它是竖着的。

  穿过由两根类似汉白玉石柱的水泥柱子挑起的门厅,跨过一扇大门,便进入了仍然是毛胚的正堂屋,堂屋左右两边各有一扇小门通往南北厢房。南厢房是家中老人的住所,被隔成了前后两间,前半部分是老人的休息室,后半部分是卧室。北厢房是一个大通间,放置着家里平常使用的农具和杂物。正堂屋的后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步入二楼,一股浓郁的侗家特色扑面而来。二楼的中厅是一个类似于天井的设计,“天井”的层高超过了7米,直通楼顶,站在天井中央,可以将二层和三层一览无余。“天井”的南北各有一扇由杉树条拼接而成的拱门,连接着两侧的房间,所有的窗户都用杉木条拼接成各种图案的窗花,精致美观。“天井”的南侧布置着餐厅、厨房和卫生间,北侧是主人的会客厅和卧室。“天井”由落地玻璃门与西面的一个小阳台连通,外面的田园山色尽收眼底。“天井”中间靠东面三分之一的位置,是一个杉木搭建的“T”型楼梯,下半部分宽3米,尽头左右两侧各分出一支约1.5米的副楼梯,连接着三楼的内侧回廊。三楼是典型的侗家风格的纯木建筑,所有的木材都是主人家自己山上的,整体被划分为三个区域。中间部分东西南北各布置了一间卧室。两间小卧室主要是给客人留宿用的,两间大卧室是主人家儿女住的。三楼由两个回廊连通,内侧回廊连通着各个卧室的房门,外侧回廊将四间卧室收成一个整体,并连接着西面的凉亭和东面的阳台。在西面两间卧室的正前方分别修建了一个的凉亭。整个凉亭不用一钉一铆,全部以榫槽衔接,结构复杂,造型壮丽,飞檐斗拱,悬柱翘梁,真可谓是一件精美的侗家艺术品,两个凉亭之间的空闲位置,安置着一个水深不超过30厘米的小鱼池。站在这侗家凉亭里,远处山峦叠嶂绿树成荫,近处河水潺潺鳞波荡漾,可以看拂堤杨柳,可以听草长莺飞。炎炎夏日,在这凉亭里避暑纳凉,该是一件多么美好和惬意的事情。

  驻村一年来,时间虽短,但是让我受益非浅,细细回味,感慨良多。从繁华喧闹的大城市,来到这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我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逐渐学会欣赏这种安静。看着那个昔日基础设施落后、环境纷繁芜杂的贫困村正在悄悄的发生着蜕变,再苦再累我们也觉得值得。一年的扶贫生活,除了给我带来了黝黑的肤色,更多的是抖擞的精神以及乐观的心态。在这里我学会了远离喧嚣、坚守本心,在这里我懂得了生活艰难、感情珍贵,在这里我习惯了伴着蛙声入睡,伴着鸟鸣起床,在这里有我永远吃不惯的生鱼片、永远喝不下的糯米酒、永远忘不了的乡亲和永远割舍不掉的情怀。

  塘冲,一个值得我永远怀念和倍感珍惜的地方。一个保留着中国传统文化,古朴、憨厚的地方,一个至今仍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方,一个拥有民族特色和灿烂历史底蕴的地方。我相信在党和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扶贫工作队的正确引导下,在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塘冲必将建设成为“边城”山村里一颗璀璨、耀眼的明珠。

  祝福你,古老的侗乡,美丽的塘冲!

  [供稿:计算中心 李挺程]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