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楚保:晒网洲上话童趣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1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晒网洲位于钱粮湖罐头尖至六闸门之间的狭长地带,这里曾是茫茫洞庭湖的一部分,经千百年洪水带来泥沙的沉积,便形成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湖洲。以前,这里是渔船避风浪的港湾,是人们交换水产品、补充供给的集散地,是渔民修整晾晒渔网的坊地,故名晒网洲。那时候的湖洲内外有宽广的水面,广袤而繁密的芦苇湿地,勤劳的人民,“刀耕火种”式垦荒的农田,人们称之为“五水四荒一分田”。这美丽而生机勃勃的洲土湿地,是父辈希望的田野,是动物繁衍嬉戏的天堂,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更是我快乐而难忘的童年。

  我和玩伴一起戏水捕虾鱼。洲上内湖、湖叉、港湾、河流纵横交错,渔业资源十分丰富,当时人们流传一种说法,“灶里火点着,捕鱼上饭桌”。流入洞庭湖的华容河,常年洪水急流,是最佳的渔场。每家都有一蓬扳筝,放在水中,三两分钟,总有一两条鱼。如遇到鱼儿集中洄游,几个小时,扳筝便可捕到两百斤左右。这时,我们全家出动,兄弟姐妹用竹篮、撮箕、舀子捞误撞岸边的鱼。最有趣的是冬天风平浪静的时候,我和哥常用船在湖里来回晃动,鱼儿遇到震动会摆动尾巴,我们便可在浑水处一摸一个准,什么鲫鱼、鲤鱼、桂花鱼、黑鱼等手到擒来。鱼是每家每餐必不可少的下饭佳肴。

  我和玩伴一起斗鸟追兽。那鸟类多得惊人,如野鸭、鹤类、白鹳、鸬鹚、天鹅等等,湖河里、芦苇里、庄稼地里到处是成群结队的鸟儿大军,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婉转悠扬,有的叽叽喳喳;有的在天空中高歌,有的在草丛中叫唤,昼夜不停,宛如一曲美妙的交响乐。好一派“沙鸥翔集,锦鳞游泳”的壮观景象。我们放牛的小伙伴,把牛牵到有草的地方就不管了,一起去斗鸟,或大声叫喊,或丢去几块泥土,催鸟起飞。但鸟儿似乎知道我们是逗它玩,扑闪几下翅膀就停下了,并不远飞。有时看见在芦苇中吃草的野兔、獐子、麂子,或觅食的野猫、狗獾等,当我们追赶时,它总不离你多远,不时还回头看一下。真是一幅“人近鸟不惊,人去兽告别”的美妙画面,仿佛它们才是这里永远的主人,人类是来到它们家里的客人。

  我和玩伴戏大年。俗话说“大人盼收成,小孩盼过年”,过年是小孩最快乐,最活跃的时候,因为过年是一年四季吃得最好的日子。小年过后,家家都制豆腐、熬麻糖、打糍粑、烫豆皮。我们兄弟姐妹都争着吃第一碗,父亲不让,说“这一碗要敬灶神,第二碗要敬祖宗。”没办法啰,只能退而求其次。过年是我们最不受父母约束的时候,因而可以放心大胆玩耍。小年后,我和小伙伴不约而同聚在一起,扎草龙、龙灯、采龙船、蚌壳精,全部做好后,还要点香、烧冥纸,希望保佑我们比赢邻近村的龙灯队。正月初五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舞龙玩灯耍“大戏”。玩到哪家,只要给碗水喝,送几块零食,放一小封鞭炮,就会舞得特别有劲。最热闹是元宵那天,我们早早就准备一大堆芦苇、毛草,吃晚饭后,就点上篝火,玩起龙灯,与河对岸,邻村比赛,看谁家最热闹、花灯最多、火最旺、持续时间最长,谁家就赢,据说谁赢了今年就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我们心里美滋滋的,就像是中了“大奖”。

  我十岁那年,踏上了漫漫的求学之路,后又因工作忙碌,奔波家庭生计,故在退休之前,一直没有回到五十年前的故土。花甲之年,我去拜访晒网洲,寻找历史的痕迹。一踏上这块土地,迎入眼帘的是纵横交错、宽畅的公路,来回如梭奔驰的各类车辆;规划整齐平坦的沃土;一座座鳞次栉比、各具风格的楼房;众多的大小工厂不停传来轰隆隆的机器声;沿街的大小商店铺面摆设着或鲜艳多彩、或玲珑剔透各类商品……我惊讶沧海桑田,赞叹社会的变迁,折服人类伟大的创造力,享受祖国发达兴旺带来的幸福生活。但我久久回味着儿时蓝天白云下新鲜无比的空气,更眷念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优美环境。

  [供稿:岳阳市统计局 邓楚保]

[责编:周碧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