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加:清明感怀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历书》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清明节作为一个节日,主要是融合了古代寒食节与上巳节的习俗与活动,唐宋时,除了帝王将相家行“墓祭”之礼,民间百姓家开展祭祖扫墓活动外,官方民间也会进行诸如踏青、蹴鞠、荡秋千等娱乐活动。宋元后逐渐固化形成以祭祖扫墓为核心主题,兼具踏青等活动的传统节日。

  关于清明,于我而言,是一个沉重的词汇。一句“清明时节纷纷雨,路上行人欲断魂”,使得这个春耕播种、种瓜点豆、草长莺飞的时节平添了几分烟雨迷蒙中的落寞萧瑟之感。

  小时候,父母忙于生计,外婆将我抚养长大。永远记得11岁那年,半夜,我被表姐叫醒,匆匆忙忙跑到外婆房间,短短几分钟,还来不及诉说、来不及告别,外婆就离开了。从此我的世界轰然坍塌,缺失感如影随形。因为太年幼,我还不懂得如何去承受身边最亲的人离去的痛苦,不知道如何化解心中的忧思。那时候不流行心理疏导,父母可能也未察觉到我的变化,我也不懂得如何向他们表达我的感受,以至于之后的很多年,我都没有安全感,害怕失去,害怕身边的人离开。外婆的离去,将我的世界从色彩斑斓调成了灰色、黯然。

  时常想起外婆的音容笑貌,想起她教会我那些受用一生的人生道理。她出生于30年代,也略懂诗书,比一般农村老太太略有见识,为人豪爽,深受乡邻尊敬。那几年,她备受病痛折磨,但仍然挑起家里的重任,做好家人的一日三餐,接我上学、放学,晚上陪我写作业、看电视。那个时候世界小到好像只有我们俩,但满满的都是温馨和爱。记忆中的这些美好,回想起来总是充满感恩,感恩曾有这么温暖的一段岁月伴我长大。

  如今,我已为人母,更加深深体会到外婆将我抚养长大的不易。穿过岁月的长河,想起那些温暖的画面:夏夜,轻摇蒲扇,丝丝凉风伴我入眠;寒冬腊月,搓着我的小手烤火,一边还烤着红薯片给我解馋。蒲扇轻摇的美好时光,已成为一道永恒的风景,这样的景,再无处可寻。后来那几年,外婆的身体每况愈下,经常看到她虚弱地躺在床上,要我帮她捶捶背,而我总是贪玩,不愿意帮她捶背。我以为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孝顺她,假如我知道相处的时光竟是这般短,我定会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经常给她揉揉肩、捶捶背,告诉她我其实很爱她。然而人生没有如果,我只能带着这些遗憾前行。

  清明时节,记忆如风从身边掠过,往事似雨飘落心头。在一片萦绕的惆怅哀思中,想起外婆曾经的丝丝教诲,无以回报,唯有将思念收藏心底,化作前行的力量,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告慰亲恩。

  [供稿:长沙市统计局 李宇加]

  [责编: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