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有效供给 扩大消费需求

——张家界市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研究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04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张家界市是新崛起的旅游城市,主要依靠消费和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消费创造出投资的动力,也是扩大投资、发展生产的根本出发点和最终目的。近几年来,全市投资呈现下滑趋势,消费特别是居民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本文主要通过对居民消费及其内部结构情况进行分析,旨在找到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些内在问题,为市委、市政府科学决策,更好地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以新消费引领新供给,以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为重点,推动全市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咨询建议。

  一、在新常态下居民消费形态发生积极变化

  近几年来, 城乡居民消费观念、消费倾向、消费需求、消费结构、消费质量、消费领域、消费方式和消费带动模式等消费形态在新常态下都发生了积极变化。

  (一)居民消费观念转变,促进消费水平和消费倾向不断提升

  ⒈居民消费观逐步转变。当今,农村居民消费观逐步向城市消费观转变,城市居民消费观逐步向现代消费观转变,特别是中等及其以上收入的城镇家庭消费观转变加快了步伐。注重质量的消费观念、互联网上消费观念、以防为主、多样化健康的消费观念、娱乐休闲旅游的消费观念和家政等社会化服务的消费观念已经被更多居民所接受,居民消费观的不断变化,提高了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倾向。

  ⒉居民消费持续稳定增长。2015年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总支出分别达到13854元和7062元,比2010 年年均分别增长8.4%和15.2%,农民八项消费支出年均增速均超过城镇居民。

  ⒊居民消费倾向不断提高。全体居民消费倾向达到80.3%,永定和武陵源两区全体居民消费倾向分别达到78.8%和71.2%,慈利和桑植两县全体居民消费倾向分别达到了80.4% 和90.6%。由于社会养老体系逐步完善,部分居民逐步消除后顾之忧,比往年更舍得花钱,有的居民还通过信贷方式实现某些超前消费,对暂无支付能力的个别大件或贵重商品通过贷款实现消费,敢于且善于“用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2015年居民短期个人消费贷款比上年增长20.9%,扩大了即期消费,使得居民消费倾向不断提升。

  (二)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速快,旅游消费增长猛,“旅游带动模式”发挥带动消费作用极强

  ⒈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持续快速增长。2015年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分别达到2312元和934元,比2010年年均分别增长10.4%和39.3%。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幅在八项消费中城镇居民占第二位,农村居民占第一位且增幅遥遥领先。城乡居民思想活跃,组织活动参与活动越来越多,文化娱乐内容丰富多彩,在精神消费中得到无比地享受。

  ⒉外来游客消费增长迅猛。2015年,接待游客和实现旅游总收入分别达到5075万人次和341亿元,分别比2010年增长1.1倍和1.7倍。特别是今年上半年,全市景点接待游客和接待过夜游客分别达到2210万人次和1470万人次,同比分别增长37.1%和40.7%,较去年同期分别加快13个和15.6个百分点。其中接待境外游客135万人次,同比增长32.7%,实现旅游收入197亿元,增长44.0%。增幅为2004年以来最高。

  ⒊“旅游带动模式”带动力极强。旅游涉及交通、住宿、餐饮、购物、观光、娱乐等消费,它使一系列的居民消费活动集中发生和居民消费持续增长,因此形成的“旅游带动模式”,极大地带动了消费品零售和住宿、餐饮以及交通、通信、文化、娱乐、信息等消费。如2015年住宿费比上年分别增长12.1%,特别是餐饮消费,在社团等消费锐减的新常态下,仍然达到21.5亿元,增幅达到了12.6%,比2010年增长85%。

  (三)“新住房带动模式”发挥带动消费作用明显,促进居住消费快速增长,并显现居住节能环保文化消费需求新趋势

  ⒈居民住房由旧变新,住进新房因装饰装潢等带动更多服务消费,因此形成的“新住房带动模式”,带动了居住消费。

  ⒉居民居住消费快速增长。城镇居民人均居住支出由2010年的1166元增加到2015年的3019元,年均增长21.0%,农村居民人均居住支出由2010年的590元增加到2015年的1624元,年均增长22.4%,城镇居民增速为八项消费第一。

  ⒊市城区居民居住节能环保文化消费需求渐成新趋势。一方面居住节能需求增大,不少新住房通过居住消费体现节能的多种因素,在旧住宅中采取节能措施的居住消费增多。二方面居住环保需求势头强。越来越多的家庭室内摆放花卉,室外种植花草,讲究低炭、绿色等,既环保又成新装饰。三方面居住文化需求逐步扩大。从“居者有其屋”到“居者优其屋”,部分城镇居民对现代居住文化产生了新的追求。作为体现城市文明重要内容的现代居住文化,展示着一个社会从物质到精神,从经济到文化的发展历程,正在成为提高居民生活的至高品质。开发商等在修建住宅的结构、功能、人文、生态环境以及物业管理等方面进一步创新,使其更适应优良宜居环境的要求。当前更多的城镇居民对居住条件充分表现在对居住面积与质量、居住功能与结构、住宅样式与生态环境、亲情主义与邻里素质和物业管理与多种服务的追求上。

  (四)居民消费结构优化升级,消费质量、层次逐步提高

  ⒈居民消费结构逐步转型优化。一看全体居民消费结构比重位次:食品消费占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8.9%,比2010年下降近8个百分点,并且呈逐年下降趋势,但它仍然大于其它七类分别所占比重,居首位;居住和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分别占22.3%和15.3%,分别位居第二、第三;交通通信、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衣着和医疗保健消费分别占8.8%、8.1%、7.7%和7.0%,分别位居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其他商品及服务消费占1.9%,位居第八。二看区县居民消费结构中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促进结构转型优化的重要性。永定区、武陵源区、桑植县和慈利县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支出分别达到1700元、1835元、845元和1673元,比重分别为14.7%、14.3%、11.8%和17.4%,可见,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增速的加快和比重的上升对推动消费结构升级尤为重要,以文化、娱乐服务为代表的新兴消费成为优化消费结构的重要力量。三看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优化的动力。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消费支出比重)逐年下降,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从2010年的34.8%下降至2015年的27.1%,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从2010年的51.6%下降到2015年的31.6%;居民居住消费比重逐年上升,2015年城镇和农村居民居住消费比重分别达到21.8%和23.0%,比2010年分别上升9.2个和6个百分点。由此可见,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优化的动力很强,特别是以居住消费为主要动力持续拉动居民消费结构从生存型到发展型逐步向享受型转变。

  ⒉居民食品消费质量逐步提高。2015年城镇和农村居民食品消费分别占总消费支出比重27.1%和31.6%,比2010年分别下降7.7个和20个百分点,这是居民生活质量提高的重要表现。城镇居民消费行为倾向特色、营养等食品,在常规消费的近300多个食品中,特色营养食品就有100多个,新配制、新包装、新花色、新口感等新品种有30多个,是近几年来消费的新动向。城镇居民消费从主食向副食倾斜,大众化食品消费逐渐减少,保健类和方便型食品倍受欢迎,粮食、烟酒消费量持续减少,而肉类、禽蛋、水产品、蔬菜、干鲜瓜果等消费量增长,形成主食比重下降、副食比重上升的新格局。城镇居民消费讲究新鲜、现卖和精制食品。纷纷购买烤厢里的蛋糕、面包,蒸笼里的包子、馒头,火炉上的烤肉串、烤鸡腿等边做边卖的新鲜食品,使作坊由试买发展到热买,精制食品大受居民青睐,豆类、蛋类、瓜果、鲜乳等制品消费量大幅增长。城镇居民消费讲究美味和品位,在外就餐人员越来越多,走出家庭,接受社会化服务,讲究美味和品位成为不少城镇居民的追求,在外吃早餐已成为很多人的习惯,在酒店用餐逐步成为一部分居民欢度节假日、招待亲朋好友的一种方式。

  ⒊居民消费方式发生变化,消费层次大大提升。消费方式的多样性,老百姓有更多、更便利的消费方式可以选择。如,居民通过互联网消费方式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调查显示,城镇18-50岁的被调查者中,90%的有上网经历, 65%的有网上购物的经历,年纪轻、文化层次高是网络消费群体的主要特点,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被调查者互联网使用频率明显高于较低文化程度人群,其经常收发电子邮件、网上看新闻的有80%左右,利用互联网消费成为新的增长点。同时,信用卡、ATM机等方式也增加了居民消费的便利性。城镇居民消费走向多元化、高级化,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在吃、穿、住、行等基本需求得到满足的同时,已由单一的低层次消费向多元的高层次迈进。高收入阶层,是引领消费新潮流、消费高水平、质量上档次的群体,主要关注精神消费和服务性消费,高档商品、进口商品、奢侈品已经成其为经常性消费内容。特别是大件耐用品消费逐层递进快。从最初只有百元级消费(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过渡到以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家庭耐用品为主的千元级消费,再过渡到目前的万元级以上的消费(住房、汽车、电子产品、旅游休闲等),消费层级不断提升,其中,轿车消费成为需求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人们的代步工具已由单一的自行车、摩托车发展到出租汽车和私人轿车,私家车从前被人们看作是奢侈品,而现在已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私人汽车迅速增加,加上网约车,人们出行更方便,使居民的生活过得更加潇洒。城镇居民消费倾向自主性、积极性,相比传统消费,数字化信息时代以其快捷、互动为优势,大量丰富的文娱资源对城乡居民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新媒体赋予了消费群体话语权,能够表达真正的想法,可以自主选择消费,可以自主发表意见,参与评论,想不想消费、愿不愿意消费都在居民的主动支配下进行。城镇居民消费趋向科技化,部分居民消费已悄然向知识型及智能型发展,高科技消费成为快速扩张的新市场,信息化技术的迅速普及,最新的娱乐资讯、新闻动态、电影电视、游戏等,无疑与电脑、手机、电子设备等新媒体、新技术分不开,特别是城镇居民消费呈现出高科技趋势。

  二、充分发挥了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作用

  从消费形态变化中看到了消费水平与经济发展的密切关联性,看到了消费强力拉动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近几年来,张家界市在投资需求增速明显回落和外部需求负增长的情况下,努力扩大消费需求,有力支持了经济平稳增长,发挥了重要稳定作用,不仅对GDP增长的贡献稳步提升,而且对产业结构调整发挥了积极引导作用。

  (一)消费增速超过GDP的增速,对经济增长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从当年情况看,2015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额177.4亿元,比上年增长12.8%,超过GDP同比增速(8.5%)4.3个百分点;从近几年看,2010年-—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年均增长14.2%,超过GDP年均增速(13.1%)1.1个百分点。

  (二)消费成为主要动力拉动经济增长。一是消费“马车”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持续动力。2010年至2012年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幅度比较平衡,GDP随着平稳增长;而到2013年至2015年,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增幅由2013年的23.9%下降到2015年的18.1%,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幅由2013年的10.5%上升到2015年的12.8%。这一降一升,显而易见,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持续动力。二是居民发展型和潜力型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居民基本型消费和成熟型消费的特征较为类似(主要包括满足人们基本生活的吃、住、用,以及基本的医疗、教育项目),这些消费项目多数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其支出的增长是由于价格变动的因素。而居民成长型消费,如家庭交通工具及服务支出、文化娱乐服务、家教费、金银珠宝饰品、化妆品、美容费等,在不同层次居民之间差别较大,该类消费增长较快,大致对应产品的成长期,这些消费项目中的多数内容正处于快速普及或较大规模的升级换代过程中,有较大上升空间,是推动消费增长的主要力量。居民潜力型消费,如住房装潢支出、耐用消费品、交通费、通信工具、文化娱乐用品、成人教育及培训费等,这些消费项目目前相对较少,在不同层次居民之间差别也较大,大致对应产品的引进期,是比较新型的消费项目或传统消费项目中的新热点,已成为居民重要的消费项目,成长型和潜力型消费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三)新型消费倒逼调整消费供给结构,开拓新的经济增长点。如今,居民消费要求越来越高,不完全是缺乏消费意愿,而是没有更多地给他们提供愿意消费的商品和服务。他们新的消费要求,倒逼产业部门调整消费供给结构,创新消费产品和服务。近几年来,随着改革的深入,特别是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入推进,市场机制受到政策干预的现象逐步减少,消费需求引导产业结构调整的作用渠道能够通过竞争市场和价格信息传达,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生命周期处于导入期和旺盛期的消费品成为企业生产的新热点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商品消费方面,逐步创新商品品种、商品品牌,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消费品和优质的服务;在消费安全方面,加强监督,保证商品的安全,特别是食品的安全,让消费者能够放心消费等。同样,消费供给结构不断得到优化,有效供给不断得到增强,在大量释放消费潜力的同时,企业也逐步开拓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四)旅游和新住房带动模式发挥重要作用,极大地带动经济发展,居民八项消费促进对应行业良好运行。旅游带动模式发挥带动经济的作用,快速带动旅游交通、旅游酒店、旅游商品发展;快速带动文化娱乐、体育健身、医疗养生等服务业发展。如2015年张家界外来旅游人数增多,使张家界航空运输飞机起落达到14025架次,比上年增长43.0%,其中,口岸出入境航班1703架次,增长35.4%,旅客吞吐量达到140.55万人,增长28.8%,其中,口岸出入境旅客达到23.85万人,增长36.3%。居民新住房不断增多带动家庭设备、用品等产业的发展。居民八项消费促进生活服务等消费需求快速增长,带动了社会养老、社区服务等服务业不断发展;促进休闲旅游、医疗卫生等产品的加速生产和质量的提升;带动了传统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产品更新换代,产品质量不断提高。

  三、消费中影响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

  (一)居民消费能力弱,制约扩大消费需求,影响经济发展

  ⒈城镇居民收入增速落后于GDP,与经济增长不同步。从当年看,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9473元,比上年增长7.9%,慢于GDP同比增速0.6个百分点;从近几年看,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9%,更慢于GDP年均增速4.2个百分点。主要是就业不充分。由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进一步增强了资本替代劳动的趋势,使得非农产业特别是第二产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持续下降,增加了全社会尤其是城镇劳动力就业市场的供求矛盾。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就业的困难更突出地表现出来。

  ⒉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低,消费能力弱。2015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7094元,不及城镇居民收入的一半,是导致消费能力弱,影响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3、各群体收入差距大,使得潜在市场难以充分释放。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使产业间、地区间及不同社会群体间的居民收入差距大,而收入差距又导致居民购买力的不断分化,这种分化使得巨大的潜在市场,在较长时期内难以充分释放。城镇居民旅游调查结果显示一个突出矛盾:“有钱的人没时间花,有时间的人没钱花”,即低收入居民家庭不外出旅游,是因为旅游花费太贵,而高收入家庭不外出旅游,是因为没有时间,这是影响旅游消费需求释放的主要因素。中等收入家庭是推动整体消费需求增长的主要力量,消费行为比较理性,消费水平相对较高,消费结构正在进一步升级。对于住房和汽车等高档消费品关注的是价格,经济实用的基本生活用品是消费的主流,需求潜力最大。但是,他们缺乏相应的购买力去释放最大的需求潜力。总之,高、中、低的收入差距大,制约扩大消费需求,影响经济增长。

  (二)有效供给不足,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发展不快,形成新消费热点缓慢。在近几年张家界市消费供给结构中,无效和低端供给过剩,产品积压;有效供给和中高端供给不足,供需出现错位。供给过剩表现在同质、低水平生产能力的过剩。企业创新能力不足,产业转型滞后,产品升级缓慢,对适应城乡居民消费升级的新产品开发不力,滞后于消费模式的创新发展。产品的设计和工艺水平、质量、价格、服务等方面与外地同类产品存在较大差距。近几年来,高新技术产业不多、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少,网约车、在线教育等各种新商业模式发展不快等,不能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品质化、个性化等消费需求,是新消费热点形成缓慢的主要因素。

  (三)利用互联网推销本地产品不力,不利于地方经济发展。全市利用互联网推销本地产品的店铺少,人才少,意识不强,经验不足,力度不大;没有积极性、主动性,没有形成推销本地产品的大氛围、大势力;有关部门也没有规范的专门的组织宣传,没有出台完善的政策;企业网络销售产品种类少,花色少,款式少,产品质量不高,吸引力不强,对产品网络销售渠道重视不够,与网店合作不多,在网络销售产品包装、运输上都存在不少问题,导致外销远远不如外购,购买力流失严重。作为张家界市的大县慈利县,农产品销售还是以传统渠道为主,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农产品的比例非常低。调查对象中大部分都是近几年才开始进入电商销售,都还处于探索阶段,销售的产品也比较单一,以自己生产的初级产品为主,销售的规模也比较小,调查对象中只有1家销售额超过了30万元,在10万元以下的占了一半。绝大部分农户和合作社都没有专业电商营销人才,基本上是农户既负责生产又负责销售。

  (四)预留存款增多和传统消费习惯成为扩大消费需求的制约因素。

  ⒈预期支出增加制约扩大消费需求。部分居民收入不稳定,要承受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的压力,预期收入缺乏保障,即期生活支出减少,预期支出增加;部分居民预期生、老、病、死以及子女教育要承担大量费用,预期支出压力很大。虽然国家已加大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和民生事业的投入,但相对部分居民的收入水平,子女高中阶段尤其是大学阶段的教育费用仍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因此,部分居民不可能把有限的收入过多地用于即期消费,除了维持基本生活开支外,剩余的钱也只能尽量存起来以备后需,根本就谈不上扩大消费需求。

  ⒉传统生活消费习惯制约扩大消费需求。由于历史的原因,张家界市少数民族居民形成了少消费、多积累的传统生活习惯,这种习惯为少数民族的不断发展壮大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证,但到了现代社会,这种习惯已经成为当前扩大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的制约因素之一。2015年,全市个人储蓄存款余额达到351.4亿元,比上年增长14.4%。部分居民将钱放到银行,打算把现在的购买力放到了以后实现,因而制约了即期消费。

  四、更好地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基础作用的建议

  (一)提高收入水平,扩大消费需求。收入水平是影响扩大消费需求以至经济增长最根本的因素。要多渠道提高城镇居民收入水平。要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收入再分配中,通过所得税和财产税等税收手段调节高收入者的收入;要通过鼓励性的资本转移政策和经常转移政策实现收入由高向低的转移,通过进一步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缩小收入差距;要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努力稳定和扩大就业,提高收入;要建立健全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并继续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调整优抚对象抚恤和生活补助标准,加大低保户补助力度等。千方百计提高农民收入水平。要通过政府补助及其他转移的方式来直接增加农民消费;要继续加大农村劳动力转移力度,扩大就业,增加收入;要为返乡人员创业大开绿灯,政府出台鼓励政策,壮大返乡创业队伍,稳定创收渠道;要继续加大精准扶贫力度,继续采取搬迁和结对扶贫的具体措施,帮助困难户增加收入;继续实施旅游扶贫战略,将湖南省纳入的张家界市第一批7个、第二批14个旅游扶贫重点乡村名单和市委、市政府纳入更多的旅游扶贫重点乡村名单,通过旅游实现精准化扶贫,使贫困乡村居民尽快掌握通过旅游与当地生产生活相结合而致富的能力,大力开发贫困乡村丰富的旅游资源,大力推行工业旅游、农业旅游和生态示范点旅游的建设,兴办旅游经济实体等实现脱贫,提高贫困家庭的收入,提高消费能力,扩大消费需求。

  (二)增强有效供给,加快培育新的消费增长点。把工作的重要着力点放到改善供给上,通过供给创新,增加适销对路的商品供给,激活和满足多层次消费,满足新的消费需求,积极挖掘新的消费增长点,更好地发挥消费在稳定经济增长中的基础作用。优化传统产业结构,增加市场有效供给。围绕消费新需求,加大企业技术改造,促进汽车、食品、轻纺鞋服等传统产业向价值链高端发展,推进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不断增加消费品市场多样化的有效供给。增强绿色产品供给,倡导绿色循环消费。加大节能、节水、环保产品消费政策支持力度,扩大节能家电、节能汽车、高效照明产品以及节水、节材产品的推广应用范围,适度加大补贴力度,推动太阳能等新能源产品进入公共设施和家庭,扩大节能环保产品销售规模。扩大新的消费领域,培育和壮大新的消费增长点。新的消费增长点代表着未来消费升级的方向,要进一步发掘新兴产业拉动消费增长的潜力,实现新兴产业发展和消费转型升级联动,在新兴产业发展的许多领域扩大新的消费领域,培育和壮大新的消费增长点。要拓展新兴产业和新兴消费发展空间,促进新兴产业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服务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进而开拓新的消费领域和新的消费增长点;大力清理影响消费的不合理障碍,让消费者自由选择所需产品和服务,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培育消费新热点,以新模式带动新消费扩容。继续培育科教文卫等领域新的消费热点;继续拓展农村耐用消费品、交通通信等消费,以消费新热点、新模式带动新消费,培育一批拉动力强的新消费新热点。

  (三)大力发展旅游业、家政等服务业和新兴业态,活跃房地产业,扩大消费需求。要提高旅游消费水平和国际化水平。紧紧围绕本市今年提出的《关于大力扩大旅游消费提升旅游国际化水平的意见》,进一步提高管理水平,有效组织旅游活动;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和改进旅游环境,补齐旅游消费水平和国际化水平两块短板;要大力发展全域旅游。积极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同时,要落实好带薪休假制度,使有钱旅游消费与有时间旅游消费更好地衔接起来;要更好发挥旅游带动模式的双重作用,更强带动各项旅游消费,更强带动为旅游服务的各业经济发展。积极推动家政等服务业的发展。人口老龄化以及“双职工双子女”型家庭的增加会增多对这类服务的需求,如雇请他人帮助料理家务的越来越多,将推动家政服务业快速发展,目前,家政服务的供给在数量和质量上与需求还存在缺口,因此,应该采取措施大力发展。进一步活跃房地产业,更好发挥住房带动模式的双重作用,进一步带动居住消费,进一步活跃房地产业,特别是活跃居民住宅市场。要大力发展新兴业态。大力发展网络等服务业,支持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生活服务业向网络化发展,提高网络服务消费、信息消费的供给水平和质量;要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让网货走下去,农产品走出去,要在区县建立健全电子商务服务中心,要在乡村建立健全电子商务便民服务店,要解决物流瓶颈问题,近一步提升农村商品物流配送能力,扩大农村电商规模,城乡都要在网上大力推销本地产品,把本地产品推向全国,推向世界,在数值上不断超过外购商品,促进地方经济更好发展。

  (四)优化城乡消费环境,提升居民消费意愿。要切实保障安全消费。要针对食品、药品安全等问题,开展重点领域、重点环节专项整治,深入打击各种假冒伪劣商品、消费侵权行为,完善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维护好消费者权益;要着力推进便利消费。加大对农村流通体系建设的支持,加强城市社区商业的科学规划和合理配置,打造城市商业中心和特色街区,支持餐饮等行业开展网订店取、上门服务等,让群众舒心“愿”消费,让群众就近便捷消费。

[供稿:张家界市统计局 杨祚星  谷姝文]
[审核:刘  雁]
[责编:黄湘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