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势下的湘潭农村劳动力转移变迁探究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01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农业是安天下、稳民心的战略产业,加快农村劳动力转移,不但是美丽乡村建设的首要任务,更是促进农村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取得一系列新的历史性成就,农业农村发展也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提供了重要支撑。在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农业、农村的发展及农民生活质量的改善,农村与城市、农业与工业的发展,中央一定会加以统筹考虑,从而促进资源的高效利用与生态环境的有效保护,保持经济社会的和谐、可持续发展。

  一、湘潭农村人口结构及变化情况

  1、人口年龄结构呈老龄化。2006年,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显示(简称二农普):全市农村常住人口数为153.78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4.23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5.8%;2016年,三农普数据显示:全市农村常住人口为162.8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人口占常住人口总数达到17.7%,十年间上升1.9个百分点,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剧。

  2、常住人口中女性较多。2006年,二农普数据显示:全市农村常住人口数为153.78万人,其中女性人口数为76.82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49.9%;2016年,三农普数据显示:全市农村常住人口为162.8万人,其中女性人口数占常住人口总数的51.7%,十年间上升1.8个百分点,在农村劳动力转移因素影响下,农村常住人口中性别结构不断失衡。

  3、常住人口受教育水平较低。2006年,二农普数据显示:全市农村常住人口中受教育程度的占比分别是未上学为1.3%、小学为28.0%、初中为55.7%、高中为13.8%、大专及以上为1.2%;2016年,三农普数据显示:全市农村常住人口中受教育程度的占比分别是未上学为0.6%、小学为23.7%、初中为54.2%、高中为19.1%、大专及以上为2.4%。十年间由于各级政府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加之农村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农民受教育的程度得到不断提升,但受传统观念和农村教育基础设施仍然较为薄弱等诸多因素影响,农民文化结构和技能结构不高,一定层面上直接影响了农民的就业取向,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现代农业思想理念的推广,对农民收入的持续稳步增长形成较大负面影响。

  二、湘潭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

  2016年末,全市乡村人口为201.71万人,劳动力资源数为128.78万人,从业人员数为126.77万人。近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全市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通过完善领导体系,强化技能培训,着力基地建设,突出品牌效应,实行激励机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1、劳动力转移规模稳步扩大。2016年,全市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82.1万人, 2006年为55万人,十年间增加27.1万人,外出务工或向非农产业转移劳动力约占农村劳动力50%。近年来,由于夲地经济的快速发展,吸纳了大量农村劳动力,新增转移人员主要以就地转移为主。据统计:2006年,全市转移农村劳动力55万人,市外42万人,市内13万人,分別占转移人数的76.4%和23.6%;2016年,全市转移农村劳动力82.1万人,其中:市外39万人,市内43.1万人,分別占转移人数的47.5%和52.5%。十年间转移农村劳动力中,市域间流动的增加了28.9个百分点。

  2、劳务收入大幅增加。2006年,全市劳务收入为42亿元,农民人均劳务收入为2059元;2016年达到190.2亿元,农民人均劳务收入23000元,十年间人均劳务收入增长10.2倍,务工收入已成为全市农民增收的主要来源。

  3、劳务品牌特色更趋明显。经过多年的努力,全市已形成较大知名度、具有一定规模的劳务品牌。湘乡的建筑业、输送变电、米粉及炒货业,湘潭县的建筑保温业、公汽司乘、韶山的电杆制造及旅游业,岳塘、雨湖的家政服务业等在省内外享有一定声誉。湘乡有建筑施工企业43家,建筑队伍遍布新疆、广东、浙江、福建等19个省份,形成了以土建、送变电为主,铁道交通、市政、水利建设等多种专业并举的施工队伍,东郊、壶天、棋梓、毛田等已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之乡,在新疆从事建筑的农村劳动力达1.82万余人。2016年湘乡输出建筑劳务人员8.32万人,建筑劳务收入9.5亿元。湘乡市壶天镇在广州黄浦从事修船造船务工的农民工达1.63万人,仅中远船务工程公司一家就达2600多人。湘乡有4.13万人从事输送变电安装,仅棋梓镇在湘乡送变电公司从事送变电线路架设的达5500多人,年创劳务收入达2.74亿元。韶山市银田镇素有“电杆之乡”美称,银田电杆业遍布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有的老板甚至将电杆厂办到了越南、缅甸等国家。银田电杆业走出了国门,全镇电杆业每年销售3亿多元,2600余名农村劳动力从事电杆业,年创收8000多万元。

  4、劳动力转移输出的组织化程度逐渐提高。过去农村劳动力转移以农民自主流动为主,具有很大的盲目性和不确定性。近年来,通过强化对劳动力转移工作的领导,各级各部门的密切配合和社会各方面的积极参与,由政府组织和培训机构推荐就业的农村劳动力人数明显增加。全市47所职校每年定向培养输出3万多人,就业率达98%以上;29所各类社会力量办学学校和技校,每年培训和输送外出务工人员4.2万余人;全市15家上规模职业中介机构,每年向外推荐就业约4.6万余人。全市劳务输出正在朝“劳务公司+用人单位+职业学校+人事代理+跟踪管理”的订单模式方向发展,正逐步走向有序流动、规范管理的轨道。

  5、劳动力转移培训力度加大。农村劳动力素质较低是长期制约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关键因素之一。通过职业技能培训、扶贫帮困培训等多途径培训,逐步形成了“市场引导培训,培训促进就业”的新机制,大大提高劳动者素质。2016年,全市通过农业、劳动、教育、建设等部门培训机构及民办职业培训机构及民办职业培训机构、企业培训机构定向培训农村劳动力8.2万人,绝大部分实现了转移就业。通过职校、技校和各类民办学校培训9.5万人,基本实现稳定就业。通过培训输送的人员,大多从事技术工种或管理工作,从而稳定了劳务输出队伍。

  6、引导和鼓励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近年来,全市采取积极措施,引导和鼓励有条件的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湘乡市、湘潭县都出台了引导和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文件,并安排专项引导资金和贷款贴息资金。为全市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创造好的环境。据统计:近年来全市有近3万名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办了各类经济实体。2016年,全市有1052名农民工投资3.27亿元返乡创办各类经济实体,带动就业2.81万人。同时,不少务工人员返乡后向二、三产业转移,在城镇购房置业、务工经商,实现了由农民向市民转变,推动了农村城镇化进程。全市外出务工人员每年带回几十亿元的务工收入,为全市美丽乡村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三、湘潭农村劳动力转移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1、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对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极为重视,把它作为贯彻中央1号文件和解决“三农”问题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主要领导亲自过问,分管领导亲自抓,并纳入了各级政府的绩效考核内容。市政府成立了发展劳务经济协调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负责全市劳务经济和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的协调管理,并从人员、经费、政策等给予重点倾斜,保证了工作的顺利开展。

  2、各部门的积极配合支持。近年来,全市发展农村劳务经济和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形成政府领导,农办牵头,相关部门积极配合的好势头。在全市发展劳务经济协调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下,各职能部门充分发挥各自优势,抓好各部门培训、转移、输出和管理工作,形成齐抓共管良好局面。

  四、湘潭农村劳动力转移面临的主要问题

  纵观全市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尽管各级党委政府加大了工作力度,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但还存在一些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有几个方面:

  1、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无序流动较普遍。虽然近几年来,全市各级各部门在组织劳务输出和转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与全市庞大的务工队伍相比,比例不高,外出务工大多还处于一种自发、无序流动状态,对照中央要求有序发展劳务经济确实存在着一定差距。

  2、农村劳务人员素质不能适应劳动力市场的需求。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企业对劳动力的素质需求,更多地由“体力型”向智力型转变,而全市农村劳动力素质还不能很好地适应这一要求。据调查统计:全市外出务工人员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61.4%,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仅占7.6%,接受过长期培训的仅占9.5%。由于外出务工人员的文化和技能素质严重偏低,具有一技之长、能运用现代科技的从业者为数不多,因此,在劳务市场缺乏竞争力,就业渠道狭窄,劳动报酬低。

  3、农村信息化进程建设滞后。信息经济的出现,加剧了城乡信息知晓权差异,强化了农民生活的贫困。使农民无法迅速全面地得到完整准确的就业市场信息,而农民自身的信息资源无法及时、有效地传输给社会。这就必然使得农业的结构调整、农产品的销售、农民外出就业均受到严重影响。农村劳动力在跨地区寻找就业机会时,其信息获取目前几乎全部靠亲戚、朋友和同乡等社会网络的帮助,这也影响了农村劳动力的转移。据调查,全市外出务工人员中靠自己找工作和亲友介绍占到70%以上。

  4、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相对滞后。主要体现在:一是养老保险制度不完善。国家明确要求各类企业都要对员工实行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但在大多数农民工中并未实行。二是维权工作难度大。发生工伤事故得不到应有赔偿,不能享受与城镇居民同等的就业、住房、医疗、子女入学等待遇,遭歧视现象较为普遍。三是伴随着劳务经济发展而出现农村新的社会问题。主要是农村出现大量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外出务工者的子女抚养教育问题、老人赡养问题以及农村社会治安问题等。此外,由于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土地流转制度难以有效实施,耕地、抛荒现象也日趋严重。

  5、劳动力转移经费投入严重不足。近年来,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先后下发文件,要求增加对劳动力转移的经费投入。虽然各级政府对农村劳动力转移增加了部分工作经费,但严重不足。劳动力转移培训、基地建设、维权服务等经费缺乏,影响工作有效开展。

  五、湘潭加快劳动力转移的措施和途径

  为切实加快全市农村劳动力转移,更好地推进农民市民化, 促进城镇化进程和农村经济社会的和谐、可持续发展,我们应积极探索、制定加快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办法和机制,着力于构建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要求,实现农民增收和农村发展的长效机制,为农民进入市场提供了桥梁和纽带,一定层面上形成了加快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良好氛围。

  1、切实加强对劳动力转移工作的领导。根据市委市政府相关文件要求,各级政府要把促进劳动力转移、发展劳务经济工作提上重要位置,列入议事日程。建立农村劳动力转移和发展劳务经济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协调和指导全市农村劳动力转移和劳务经济发展,研究解决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形成政府统一领导、有关部门配合、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

  2、完善工作推进机制。充分发挥各职能部门在发展劳务经济中的作用,形成推进工作的合力。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要制定劳动力转移规划,明确目标任务,制定推进及保障措施,层层压实工作责任。

  3、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各级政府要安排一定资金专项用于农村劳动力转移和发展劳务经济工作。重点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劳务输出基地建设、信息网络建设、工作机构以及中介服务组织、帮扶救助等工作支出。每个县市区要建立劳动力转移培训和信息服务中心,每个乡镇要建立劳动力转移输出信息服务平台,其经费由县乡财政给予补助。

[供稿:湘潭市统计局    黄日新  唐鹤庭  莫宏文]
[审核:徐    林]
[责编:钟军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