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衡阳市金融业总体运行平稳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07

打印本页

分享到:

  今年一季度,衡阳金融业总体运行平稳,全市实现金融业增加值22.48亿元,同比增长1.5%,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主要指标保持平稳增长,为稳定衡阳市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一、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稳步增长

  (一)存款余额稳步增长,增速回落,住户存款同比首现多增,非金融企业存款大幅减少

  3月末,衡阳市辖内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3794亿元,同比增长6.5%,增速同比下降8.9个百分点。1-3月各项存款新增204.2亿元,同比少增75.2亿元。存款余额和存款增量均排名全省第一(长沙除外),但存款余额全省占比较去年同期下降0.2个百分点,增幅超出全省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

  住户存款同比多增。3月末,全市金融机构住户存款余额2539.8亿元,同比增长9.1%,增速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1-3月新增218.6亿元,同比多增25.6亿元。住户存款近5个季度以来首次同比多增,居民储蓄存款流失现象得到好转。

  非金融企业存款大幅减少。3月末,全市非金融企业存款余额756.7亿元,同比减少6.1%,1-3月减少14.9亿元,同比大幅少增145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一是受当前宏观经济及财政部资管新规的影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受限,银行项目储备不足,信贷投放增速下降,企业派生存款大幅减少;二是随着棚改项目的推进和扶贫资金的支付,相关企业支付增加导致非金融企业存款下降;三是中小企业生产经营不容乐观,自有资金有限,资金需求仍然较大。四是定期存款大多转为收益更为可观的大额存单,使得企业定期存款下滑,3月末全市大额存单同比增加64.8亿元,增幅高达67.7%。

  广义政府存款同比多增。3月末,全市广义政府存款余额489.9亿元,同比增长16.7%,增速同比下降3.4个百分点,1-3月新增1.3亿元,同比多增44.8亿元。广义政府存款一季度同比多增主要是受上级财政划拨财政补贴资金、财政专项划拨到位等因素影响。

  (二)贷款余额保持两位数增长,但增势疲软,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同比大幅少增,小微企业贷款增幅萎缩过半,近四成新增贷款为个人住房贷款

  3月末,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2008.10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同比下降3.5个百分点,1-3月新增贷款91.6亿元,同比少增40.5亿元。贷款余额排名全省第一(长沙除外),贷款增量排名全省第五(长沙除外),其中,贷款余额占全省贷款余额的5.2%,占比较上年同期下降0.1个百分点,增幅超出全省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

  分期限看,短期贷款增速大幅增长。3月末,全市短期贷款余额463.2亿元,同比增长7.6%,增速同比上升9.5个百分点。1-3月新增5.5亿元,同比少增12.1亿元。票据融资持续下降,3月末,全市票据融资余额126.3亿元,同比较少13.3%,增速同比下降54.5个百分点。1-3月新增13.3亿元,同比少增4.8亿元。中长期贷款同比少增,3月末,全市中长期贷款余额1157.1亿元,同比增长18.3%,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6.5个百分点。1-3月新增72.8亿元,同比少增23.7亿元。

  分主体看,住户贷款增速上涨。3月末,全市住户贷款余额730.7亿元,同比增长28.7%,增速同比上升11.1个百分点。1-3月新增45.4亿元,同比多增1.2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同比大幅少增。3月末,全市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余额1015.9亿元,同比增长3%,增速同比下降12个百分点。1-3月新增46.2亿元,同比大幅少增41.8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当前商业银行信贷收紧,一是受当前经济下行的影响,实体经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二是受去产能、去库存及环保督查等政策影响,重工业企业,特别是煤炭、钢铁、有色金属、化工等行业企业授信大幅压缩,导致新增贷款规模缩水;三是受财政部融资新规的影响,平台贷款大幅减少;四是各金融机构总行普遍收缩信贷规模,提高贷款利率和审批条件,限制信贷投放规模,如农业银行省分行一季度仅划拨给衡阳6个亿的贷款规模,比上年同期实际投放金额减少一半。

  分投向看,个人住房贷款维持高位增长。3月末,全市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79.1亿元,同比增长36.4%,增速同比略有回落3.6个百分点,仍然保持高位增长,1-3月新增33.2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36.2%,占比较去年同期上升2.2个百分点。小微企业贷款增幅下滑过半。3月末,全市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93.6亿元,同比增长13.6%,增速同比减少13.9个百分点,1-3月新增9.9亿元,同比少增11.4亿元。涉农贷款同比少增。3月末,全市涉农贷款余额663.5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同比上升3.8个百分点,1-3月新增25.4亿元,同比少增8.3亿元。

  分机构看,金融机构贷款新增两级分化。全市超半数金融机构(10家)贷款较年初减少,其中,降幅超过5亿元的有六家,长沙银行、农商行降幅最大,较年初分别减少13.2亿元和12.8亿元。8家金融机构贷款较年初增加,其中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增幅最大,较年初分别增加8.5亿元和7亿元。

  (三)不良贷款双升,中小企业贷款风险积聚,农商行信贷资产恶化加剧

  3月末,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为64.5亿元,比年初增加7.6亿元,不良率为3.7%,比年初上升0.3个百分点。分企业类型看,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小微企业,大中型企业风险相对可控。3月末,全市金融机构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余额8.9亿元,占全部企业不良贷款的67.0%,占全部不良贷款的13.8%;分机构类型看,农商行不良贷款激增。3月末,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24.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24亿元,占全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的38.3%,不良率5.5%,高于全金融机构不良率1.9个百分点,1-3月不良贷款新增5.9亿元,占全部不良贷款新增额的76.8%;政策性银行不良贷款仍然维持“双高”态势,但不良余额、不良率均同比减少,信贷资金质量略有改善,3月末,农发行不良贷款余额18.1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7亿元,占全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的28.1%,占比较去年同期下降14.6个百分点,不良率10.1%,高出全金融机构不良率6.4个百分点,但较去年同期下降4.3个百分点,较年初下降0.05个百分点。

  二、保险业发展稳定

  (一)保险业行业资产不断扩大,营业收入稳步增长。截至3月末,期未资产总额177.3亿元,同比增长7.2%。1-3月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9.08亿元,同比增长1.4%。

  (二)人寿保险投入意识减弱,财产保险意识加强。截至3月末,全市实现保费收入37.54亿元,同比下降1.9%,其中,人寿保费收入28.59亿元,同比下降8.7%,财险保费收入8.95亿元,同比增长28.9%,险种增速较高的是健康险2.46亿元,同比增长21.8%,机动车辆险8.94亿元,同比增长28.9%。三是保险各种理赔支出下降。截至3月末,全市赔款支出9.44亿元,同比下降15.6%,其中人寿5.83亿元,同比下降24.3%。财险3.61亿元,同比增长3.7%。

  三、金融运行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银行储备项目数量同比大幅减少,部分银行储备项目转化率不足四成

  多家金融机构反馈,一方面银行储备项目数量大幅下降,部分银行降幅近一半,如华融湘江银行一季度储备项目39笔,同比减少14笔,金额55.75亿元,同比减少54亿元。另一方面,储备项目转化率低,多家银行不足40%,如工商银行一季度项目储备26.8亿元,截至3月末信贷投放8.96亿元,投放比例33.4%;民生银行一季度项目储备12.09亿元,截至3月末信贷投放4.81亿元,投放比例39.8%。

  (二)新增贷款集中于政务类贷款、国有企业贷款及个人住房贷款,民营企业贷款难问题仍未解决

  受实体经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小微企业不良高企等因素影响,金融机构新增贷款主要集中在政务类贷款、国有企业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一是政务类贷款占比高,虽然受财政部资管新规的影响,平台类贷款增势有所放缓,但棚户区改造、扶贫异地搬迁以及符合商业贷款授信条件的市政建设类贷款仍然是是金融机构信贷投放的主阵地,如长沙银行政务类贷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的90.6%,一季度政务类新增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69.4%,民营企业新增贷款占比仅9.4%;二是国有企业贷款,当前金融机构普遍贷款规模收紧,贷款审批条件趋严,审批权限上收,民营企业由于经营规模较小、公司治理结构不规范、抵质押品不足、信用风险较大等原因,信贷审批难度大、成本高,因此金融机构更倾向于授信大型国有企业,如工商银行一季度信贷投放中,国有企业占比97%,民营企业仅占3%;建设银行一季度贷款规模前二十的企业,国有企业占15席。三是个人住房贷款,衡阳市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衡阳2018年3月份新建商品房住宅的网签约均价为6353元/㎡,环比上升3.37%,较年初上升12.6%,房价持续快速增长。受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影响,个人住房贷款激增,如2017年农业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净投放4.65亿元,占总贷款投放额度的75.5%;建设银行一季度新增贷款8.47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新增14.9亿元,占比高达175.9%。

  (三)信贷资产质量持续恶化,不良贷款风险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集中爆发

  从地区上看,衡东中小企业不良贷款风险集中暴露,易触发区域性风险。3月末,衡东县各项贷款余额91.3亿元,其中不良贷款余额8.1亿元,不良率8.9%,是全市金融机构不良率的2.4倍。衡东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机械制造、有色冶炼、能源化工等“高污染、高耗能、高投入”产业。不良贷款风险从前年年中开始集中爆发,是受历史原因与新形势变化叠加影响所致:一是受历年县政府产业布局政策的影响,并非资源禀赋县域的衡东县形成了以有色金属冶炼、能源化工为支柱的产业格局,产业结构不合理。随着中央“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的新发展理念的执行,衡东县“三高”产业格局受到极大的冲击。去年二季度的环保督查,致使大量中小“三高”企业停产,企业经营中断,信贷资产迅速恶化。仅创大钒钨有限公司一家企业就造成建设银行1.5亿、工商银行4800万、民生银行3500万、华融湘江银行4700万不良贷款。且大量中小民营企业参与互联互保,使得违约风险在企业间迅速蔓延。从企业类型看,中小企业成为不良贷款集中爆发的重灾区。中小民营企业缺乏科学的内部管控机制,在经济上行期间盲目扩张,跨行业跨区域经营,信贷规模大,企业资产负债率长期维持高位。一旦经济步入下行区间,企业经营收入萎缩,将难以承担巨额的利息支出,银行抽贷压贷,企业资金链断裂,形成大量不良贷款。如截至3月末,中国银行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余额4224万元,占全部不良贷款余额的34%,三笔逾期非不良贷款共计338万元,也均是小微企业。从贷款性质上看,担保公司贷款进入劣变高峰期。衡阳市鼎和、融兴、企业信用投资担保等多家担保公司已丧失代偿能力,且担保公司保证金未按合同足额缴存,风险隐患将不断加大。如截至3月末,中信银行仅与衡阳市企业信用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合作的贷款不良余额达7269万元,占全部不良贷款的40%。目前金融机构主要采取总量控制、切断隔离、增强缓释和压缩退出等方式化解担保贷款风险,但受制于经济形势依然疲软、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并未出现根本性好转影响,部分担保贷款风险依然不容乐观。

  四、后阶段金融形势分析

  (一)存款增速将低位趋稳,消费升级和派生存款减少或成存款减少的主要原因

  2017年以来,存款增速一直持续大幅下滑,从2017年一季度的15.3%,保持了平均每个季度2个百分点的下降速度,到2018年一季度增速仅有6.5%,预计下阶段存款增速仍将维持下降的趋势,但降幅将趋于稳定,存款增速整体保持低位趋稳的态势。一是随着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新规的实施和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规范,储蓄存款搬家的现象将有所放缓;二是受投资增速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因素的影响,内需将是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国家将通过各种政策扶持消费升级,消费增长将在未来改变我国居民的储蓄传统,影响储蓄规模;三是贷款增势疲软的现象还将持续,派生存款的持续减少或将成为存款增长的最大掣肘。

  (二)受多重因素制约,预计信贷增速可能进一步下降

  2018年一季度主要依赖平台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未来制约信贷投放的因素可能增加,贷款增速可能进一步下降。一是财政部门加强地方债务管理、规范地方政府购买服务等举措的影响可能逐步显现,信贷投放大量集中在政府融资平台将不可持续;二是个人住房贷款受政策影响较大,党的十九大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说明中央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决心,目前衡阳市住房信贷政策有收紧的趋势,个人住房贷款额度收紧、首付比例提高、利率上升,个人住房贷款将无法维持现在的高速增长;三是银监会将个人消费贷款核查作为2018年的主要工作,重点核查个人消费贷款的资金去向,防止消费贷款资金流入楼市、股市,当前个人消费贷款是新增贷款的主动力之一,监管趋严可能会对个人消费贷款增长带来一定影响;四是经济增长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实体企业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受不良贷款风险增加的影响,银行贷款贷款规模缩减,审批趋严,银行放贷难和企业贷款难可能长期并存。

  (三)潜在风险尚未充分暴露,新的风险点将逐步显现

  一是据金融机构反映,由于部分企业对外贷款笔数较多,抽贷可能导致经营困难,企业进一步恶化、倒闭,所以银行机构对尚能运转的企业大都采取转续贷的方式,一方面保障企业经营延续,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延迟银行风险的暴露。二是融资新规实施后,失去政府背书的存量平台贷款难以消化。据对市城建投的调查发现,融资平台公司项目普遍收益率低、资金回笼慢、投资期限长、投资规模大,融资平台公司无法通过正常的投资收益偿还贷款,普遍采用借新还旧的方式维系资金周转。融资新规出台前,受政府信誉托底,融资平台能够以较低的资金成本获得大额银行信贷。但融资新规落地后,失去政府背书,融资平台将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现在只能靠前期融资维系短期经营,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存量信贷资产处理方式,未来资产质量存在较大的劣变风险。三是房地产风险不容忽视,2017年衡阳新建住宅一年成交4万多套,销售金额223.12万元,年均价4794元/m2,量价齐升,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热,2018年大批新房企入驻衡阳,同时也可能引来炒房热钱的涌入,过热的市场容易引发盲目投资、催生炒房套现、民间融资也可能卷土重来,房地产市场的一系列后续问题亟待关注。四是扶贫小额贷款风险亟待关注, 2016年以来,扶贫小额信贷政策在促进金融精准扶贫攻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第一批扶贫小额贷款的陆续到期,扶贫小额信贷政策在执行过程中的问题和风险,也将逐渐暴露,尤其是信用违约风险需要重点关注。五是商业银行特别是农商行不良贷款数据真实性有待商榷,实际不良贷款规模可能远大于账面数据。

[供稿:衡阳市统计局    奉红英]
[审核:徐    林]
[责编:钟军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