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实体经济发展困境分析及振兴实体经济的对策建议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0-13

打印本页

分享到:

  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和重要支撑,是社会生产力的集中体现。当前,受经济发展方式转型、资金过度进入虚拟经济等多重因素影响,衡阳实体经济发展遭遇瓶颈。中央在2017年经济工作部署中,已明确提出振兴实体经济的重大任务。如何扭转“重虚轻实”、“脱实向虚”趋势,如何振兴实体经济,做强衡阳制造,都是我们当前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一、实体经济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

  近年来,受宏观经济增速减缓、生产成本上升及虚拟经济泡沫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衡阳实体经济经营环境趋紧、下行压力加大,出现了增速放缓、效益下滑、结构性矛盾突出等诸多问题。

  一是经济增速明显下降。2010年以来,全市GDP增速呈持续下行趋势,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亦逐年趋缓,从2009年的24.4%回落到2016年的6.9%,下降了17.5个百分点。今年以来,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速仍然呈放缓态势,一季度为6.5%,上半年为5.9%,1-8月为6.1%,排位在全省靠后。

  二是企业效益较快下滑。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的影响,近年来市场行情持续低迷,产品价格波动较大,加之运营成本快速上涨,企业利润空间缩小,效益指标增速低位运行。2016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全年亏损企业65家,亏损面达6.9%,利润总额下降3.0%,降幅较上年扩大2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增长57.1%,较上年提高15.5个百分点。

  三是供需结构错配矛盾更加突出。当前,衡阳工业经济仍以传统产业作为主动力,机械、建材、化工、有色、轻工、食品等六大传统支柱行业总产值占比超过全部工业的七成。新兴产业尽管发展势头较好,但总量规模不大、品牌影响力小,对工业经济发展贡献较小。产业结构不合理、供需结构不匹配,特别是低端产能过剩与高端产品短缺并存的问题十分突出。

  二、造成实体经济发展困境的主要原因

  一是虚拟经济过度发展。当前,社会资本“脱实向虚”、企业“弃实投虚”的现象较为严重,特别是金融、房地产及其他虚拟领域的快速膨胀和过度投机行为,诱导大量资本流入,抬高了实体经济生产成本,挤压了实体经济发展空间,导致实体经济“空心化”。其根本原因是虚拟经济投资时限短、回报率高,据测算,我国工业平均利润率仅在6%左右,而证券行业、银行业平均利润率都在30%左右。与此同时,虚拟经济存在真实利率高、资产价格高、杠杆率高等问题,扭曲了正常的市场秩序,也严重损害了实体经济发展。

  二是实体经济综合成本刚性上涨。随着工业化迅速推进,传统要素粗放驱动减弱,要素价格持续上升,实体企业综合生产成本快速攀升,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主要表现在: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成本较快上升,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土地征用、商铺租赁等费用刚性上涨,据了解,2016年全国工业用地价格52.13万元/亩,十年间年均涨幅3.95%;企业涉税、缴费项目较多,社会保险负担较重,2016年全市企业“五险一金”共计缴存比例达到34.5%-41.5%之间;用工结构性矛盾导致企业招人难、用人难、留人难。此外,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已成为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三是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动力不足。企业创新意识不浓、创新意愿不强,人才短缺、研发投入不足,核心技术竞争力不强,创新成果不多,大多数企业产品没有自主知识产权。2016年,全市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仅为0.84 %,低于1.5%的全省平均水平;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仅占GDP的 13.3%,低于全省平均水平8.7个百分点。此外,企业经营管理模式等方面的创新偏弱,普遍缺乏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与新商业模式的推动。企业内生发展动力不足导致产品的有效供给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严重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后劲。

  四是市场需求明显减弱。外需急剧收缩与内需增势放缓叠加、有效需求不足,也是造成实体经济发展困境的重要原因。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增长潜力明显下降,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外部需求总体偏弱。另一方面,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国内需求市场汽车、家用电器等传统消费热点减弱,新的消费热点尚需一段培育时间,消费回归平稳,同时,采矿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等占比较大的传统领域投资增长空间逐步收窄,投资总体趋缓。内需疲软已成为制约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瓶颈之一。

  三、振兴实体经济的对策及建议

  实体强,基础就牢;实体兴,底气就足。衡阳经济总量历来在全省位居前列,要推动经济进一步从“量大”迈向“质强”,顺利度过“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就必须坚守和筑牢实体经济这块发展基石。

  (一)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以创新引领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实体经济从来都是我国发展的根基,当务之急是加快转型升级。一是积极运用新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加强新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深度融合,加快突破制约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品牌培育、营销等关键环节,加快实体经济价值链升级、禀赋升级、载体升级,用创新推动传统产业“老树发新芽”。二是积极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发展前景好、容量大、效益高的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着力推动产业价值链由低端环节向高端环节深化延伸。三是要用好市场机制,注重改进政府管理和服务方式,强化服务功能。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四是完善创新人才引进、培养和使用机制,造就一批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家群体,培养一批由科技人员、技术人员组成的技术创新群体。

  (二)加大降成本力度,让实体经济“轻装快跑”

  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是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切实降低企业负担的关键工作。一是要加强各部门协同配合,建立健全工作推进机制,全力打好降低人工、税负、社会保险、财务、物流等成本“组合拳”,全面减轻企业负担。二是围绕深化简政放权,加快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以降低企业生产要素成本为重点,加快水、电、气等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三是在降低企业用地成本方面,重点完善用地出让制度,鼓励盘活闲置地,鼓励现有工业用地高效利用,支持利用废弃厂房集中建设小微企业创业园等。四是加快构建扶持民间投资的财税支持体系,通过财政补贴、税收抵扣、贷款贴息、加速折旧等多种支持方式,提高实体经济投资回报。同时要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管道,让更多的金融之“水”浇灌实体经济之“木”。

  (三)强化制度约束与规范,促进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

  在坚持对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一视同仁、均衡发展的原则下,统筹规划,促进其协调发展。一方面,要坚持虚拟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完善虚拟经济市场监管体系和制度建设,有步骤、分阶段地推进虚拟经济各层次的发展,审慎有序地开放金融市场。尤其是对于虚拟领域的利益回报,必须有制度约束,改变个别领域轻易获取暴利的不合理现象。另一方面,要根据实体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鼓励金融创新,构建多层次金融体系,满足不同发展阶段的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提升实体经济治理水平和市场竞争力。尤其是要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构建面向中小企业的融资租赁机构和综合服务中心。加强社会信用环境和征信体系建设,建立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风险补偿机制。

  (四)加强组织保障,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

  提升发展实体经济,既要有“硬环境”的保障,又要有“软环境”的吸引。各级各部门要明确责任分工,加强督促检查,制定考核办法,推动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还要抓好财政资金使用管理,严格专项资金审计监督和绩效评价,确保合理高效使用,并开展多种形式的政策宣传,让广大企业了解政策、善用政策,着力优化实体经济存量,做大实体经济增量,提升实体经济质量。同时,要激发企业家精神,引导企业家自觉承担社会责任,以社会发展为使命,积极投身实体经济;要评选表彰坚守实业、做强主业方面的先进典型,并给予社会荣誉,给予实业家更多的敬重和关爱。

[供稿:衡阳市统计局    李    芝]
[审核:徐    林]
[责编:钟军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