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市“十一五”以来GDP变化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7-27

打印本页

分享到:

  近年来,全市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委和市委各项决策部署,积极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有效应对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复杂变化,着力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经济实现持续健康发展,经济总量稳居全省第一方阵。然而,由于经济运行环境日趋复杂,衡阳近几年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企稳回升的压力进一步加大。

  一、“十一五”以来衡阳GDP发展情况

  从2006-2016年,衡阳经济实力不断增强,GDP总量十余年间跨越两个台阶,到2013年已突破2000亿。具体看,衡阳市GDP总量由2006年的705.24亿起步,在2008年首次突破1000亿,到2013年突破2000亿。2016年,衡阳市GDP总量达到2853.02亿元,接近3000亿大关,是2006年的4倍。

  然而,十一年来衡阳GDP从高速增长逐渐转为中高速增长,且增速呈逐年回落态势。分时期看,“十一五”时期(2006-2010)是衡阳经济发展最快时期,全市GDP由2006年的705.24亿元攀升至2010年的1420.34亿元,突破了1000亿大关。增速从12.2%提高到15.1%的历史最高点,即使在遭遇国际金融危机的2008年、2009年,仍保持了12.0%和14.6%的较高增速,五年间累计增长70.4%,年均增长13.8%。“十二五”时期(2011-2015)衡阳经济进入转型调整期,经济增速逐步回落。五年间累计增长68.1%,年均增长10.9%,比“十一五时期”降低了2.9个百分点。  

  其中,当2010年衡阳GDP再次回到15.1%的增长高峰时,随后经济增速一路下行步入回落轨道。2014年GDP回落到9.9%,跌出2位数的增长区间,2015年继续回落到8.7%,2016年回落到7.9%,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回落到7.1%,为近年来上半年度新低。

  二、影响衡阳GDP增速变化的主要原因

  (一)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对衡阳经济增速影响颇深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面临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动能转换困难、多重风险叠加等矛盾和问题,实体经济运行比较困难。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弱势复苏,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对我国经济影响较大。从全市来看,由于地域间经济联结度不断增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受大环境的影响,衡阳经济很难独善其身,当外部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时,其影响也会通过这些市场联系迅速传导到衡阳的经济运行中,最终体现为衡阳经济增速的波动,并与国家宏观经济增速波动呈现着趋同态势。从下图可以看出,2006年以来,随着市场经济发展的不断深入,全国、全省、全市的经济增速变化趋同势头非常明显。所以说,衡阳经济增速走向深受国际、国内宏观大势影响。

  (二)二、三产业共同影响GDP增长

  根据2006-2016年十一年间的产业变化,我们将其按照结构变动,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十一五”和“十二五”时期,三次产业始终保持“二三一”结构,直到“十三五”的2016年才转变为“三、二、一”结构。

  从产业结构变化看,随着时间推移,第一产业比重逐年下降,到2016年,衡阳第一产业比重为15.1%;第二产业比重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由2006年的40.8%升至2011年的48.6%,第二阶段由2011年的48.6%降为2016年的41.5%;第三产业比重在2006年至2011年略有小幅波动,随后由2011年的34.6%升至2016年的43.4%。

  

    纵观2006年以来的十一年间,第二产业始终处于重要支撑地位,进入“十二五”以来,服务业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然而,衡阳三次产业发展仍不协调,“一产高,三产低”局面明显。与全国、全省比较,以最近的2016年为例,衡阳第一产业占比分别高于全国、全省6.5个、3.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比分别低于全国、全省8.2个、2.9个百分点。第三产业的发展滞后,不仅牵制工业经济的发展,而且制约和阻碍产业结构的升级;再加上工业产业本身层次不高,自主创新能力薄弱,最终共同影响了衡阳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从贡献率看,以2016年为例,二、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大。第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6.4%,拉动经济增长2.9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回落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6.8%,拉动经济增长4.5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回落0.3个百分点。从拉动力看,第二、三产业拉动力的减弱共同影响GDP增速走向。

  具体来看,“十一五”时期的2007年和2010年GDP增速第一个顶峰与第二个顶峰形成,正是因为二产增速与三产增速达到近期峰值所到致。而2008年GDP增速低谷的形成,亦是由于当年二产增速与三产增速同步抵达低谷。“十二五”时期,由于二产与三产增速在总体上步入回落通道,GDP增速也随之呈现逐年减速态势。所以,二、三产业增速走势转向,是衡阳市经济增速十一年来变化的具体原因。

  

  (三)工业增速放缓,直接影响GDP回落

  衡阳是全国26个老工业基地之一,长期以来,受自然资源禀赋、国家工业战略布局等外部条件影响,重工业成为衡阳市工业经济发展的主线,工业结构表现为“三高三低”,即原材料型、传统产业型、高耗能型工业比重高,高附加值型、新兴产业型、高技术型工业比重低,这造成衡阳市工业经济在增长动力、增长方式、产品结构三个方面不同程度存在“短板”,影响了GDP的增长。

  “十一五”期间,衡阳市有色金属、钢铁、水泥、煤炭等资源型产业保持较快增长,体量不断扩大,对经济贡献较明显,这期间衡阳市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9.7%,其中,规模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23.9%;到“十二五”时期,受经济恢复缓慢、市场持续低迷、产能过剩等多重因素影响,资源依赖型产业普遍持续下滑,对衡阳市工业经济的带动作用逐渐减弱,导致衡阳工业增加值与规模工业增加值逐渐从2位数的增长区间降到1位数增长区间,年均增速分别比“十一五”时期降低了7.7个、11.1个百分点;而“十三五”以来,衡阳的工业增加值与规模工业增加值增速继续回落,2016年分别增长6.5%、6.9%;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回落到5.5%、5.9%,为近年来新低,工业增速的放缓,直接影响了GDP增速的回落。

  (四)投资对GDP增速变化形成重要影响

  从增长速度看,在“十一五”时期,衡阳市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32.5%,其中工业投资年均增长50.4%。进入“十二五”以后,衡阳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回落明显,年均增长速度为29.9%,比“十一五”下降了2.6个百分点;其中工业投资年均增长26.5%,比“十一五”下降了23.9个百分点。

  从贡献率看,“十一五”期间,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为43.5%,占GDP比重为36.8%。到“十二五”时期,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为51.6%,占GDP比重为44.5%。尽管投资对GDP的增长贡献仍高于投资占GDP的比重,但同样每份比例结构投资产生的经济增长贡献水平却比“十一五”时期低了。当我们把“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与“投资占GDP的比重”指标相除,计算出“每单位结构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水平”这项相对指标时,这个情况就更明显。具体看,“十一五”时期“每单位结构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水平”是1.182,“十二五”时期是1.159。从投资效果系数看,由“十一五”末期2010年的11.2%下滑至“十二五”末期2015年的9.7%,这说明投资对全市经济发展的整体推动作用在逐渐下滑,过度依赖投资难以为继。

  三、几点建议

  (一)加快推进产业结构调整

  衡阳经济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必须加快推进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要稳步推进第一产业,重点打造以工业为中坚的第二产业,积极发展第三产业。一是调整农业产业布局,进一步巩固农业基础地位。要加快推广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技术,促进农产品由初加工向深加工、由粗加工向精加工、从数量型向质量型方向发展。二是加快工业经济结构调整,积极推动工业转型升级。要积极对接“中国制造2025”战略,加快淘汰过剩和落后产能,推动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升级,不断增强工业企业综合竞争力。同时,要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高政策和资金扶持效率,实现创新驱动、内生增长,努力打造“一核一圈二带”工业产业格局,推进产城融合发展,加快衡山科学城基础设施建设和高新区、白沙洲工业园、松木经开区扩区提质,加速形成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有色金属加工等产业集群的经济新引擎。三是加速服务业发展步伐,提升服务业层次规模。要立足于现有产业优势,顺应“互联网+”的发展大势,加快发展金融、保险、咨询、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务业向精细和高品质转变,适应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融合发展的趋势。

  (二)有效挖掘投资发展后劲

  当前衡阳投资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仍有不小的潜力可供挖掘释放,要积极挖掘投资的潜在动力。一是积极推进项目、谋划项目。及早谋划和储备一批如节能环保、电子信息、生物制药、高端装备制造等战对全市产业结构调整具有高效带动作用的重大产业项目,培育新的增长点;要加快对重大项目的审批核准进度,争取尽早落地开工,尽早实现新增产能,为衡阳经济的长远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二是继续鼓励民间投资。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引导和支持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公用事业等领域,积极落实促进民间投资的有关政策,以放管服为重点,加快改革,优化环境,破除制约民间投资增长制度的限制,打破弹簧门、玻璃门,积极开拓探索PPP等渠道,让民间资本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保持民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强劲拉动力。三是营造良好施工环境。严格落实重点项目推进机制,加强调度,优化服务,全力解决影响和制约项目建设的资金、土地、征地拆迁等困难问题;严厉打击重点工程建设施工过程中阻工闹事、强揽强运、强供地材等不法行为;坚决查处职能部门乱作为、不作为行为,确保项目施工软硬环境不断优化。

  (三)加快推进创新驱动发展

  创新驱动是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根本途径。一是强化创新人才支撑。要正视衡阳人才特别是高层次人才相对缺乏的现实,加大高层次产业人才培养引进力度,建立健全高端人才留用机制,以优越待遇激励人才,以新型载体培育人才,以优质服务留住人才,以开放视野广纳人才。二是切实加大创新投入。要切实加大创新和科教领域的资金投入,同时要加快金融、财税、激励机制等方面的创新,引导更多社会资源进入创新领域。三是切实增强创新实力。要把握和运用好市场、企业、人才和政府四种力量,建立和完善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人才为核心,政府为主导,推进产学研结合、成果应用为一体的协同创新体系,积极与省内外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合作,强化产学研对接,加大高技术产业科研成果的转化力度,推动衡阳制造向衡阳创造转变、衡阳产品向衡阳品牌转变。

[供稿:衡阳市统计局李林]

[审核:徐林]

[责编: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