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快推进衡阳经济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思考与建议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6-09

打印本页

分享到:

  进入新常态以来,衡阳经济增速逐步回落,从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转为个位数的中高速增长。究其原因,主要是支撑经济发展的传统动能相继弱化,而新动能还不能完全弥补传统动能下降的缺口。针对这一问题,本文试图通过对衡阳经济增长动能现状进行分析,找出存在的主要问题,并对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提出对策建议,力求为衡阳推动经济持续增长、跃上新台阶提供参考。

  一、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是保持衡阳经济稳定增长的客观需要

  (一)从供给角度看,扩大普通传统产能已不是主要增长动能所在

  1.传统产业老化遭遇发展瓶颈。长期以来,衡阳工业经济保持高速增长主要依靠机械、建材、化工、有色、轻工、食品等传统产业的规模效应。进入新常态以后,在国家调结构、去产能、压能耗的新经济常态背景下,结构单一、层次不高的传统产业容易受到政策性因素的影响,致使产能受到制约,不能充分释放,量的扩张对衡阳工业经济的拉动作用日趋减弱。衡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由2010年的23.8%逐渐回落到2016年的6.9%;同时,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比重超过七成的六大传统支柱产业平均增长不足6%。

  2.传统要素粗放驱动减弱。一是投资回报率下降。进入新常态后,全市经济增长模式仍然是投资主导型,投资占GDP比重由2010年的45.1%攀升至2016年的80.0%,提高了34.9个百分点。但在大规模投资的同时,投资的效果系数却在逐年走低,由2010年的39.4%下滑至2016年的11.0%,说明投资效益不断下降。二是劳动供给减少。2016年全市常住人口中,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为69.8%,比2010年下降 0.84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则比2010年上升1.91个百分点。劳动力人口逐渐下降,抚养比不断上升,人口红利逐渐减弱。三是土地、能源、矿产资源等承载力趋于饱和。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可用的土地越来越少,用地成本越来越高。此外,衡阳人均资源拥有量偏低,在省内供给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主要能源、矿产资源的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

  (二)从需求角度看,当前正处于新一轮需求升级转换阶段

  1.传统消费市场趋于饱和。前几年,随着“家电下乡、家电以旧换新”、“汽车购置税优惠”等刺激政策的推出,极大地带动了消费市场的繁荣和活跃。但近两年来,城市汽车保有量趋于饱和,城乡居民家电升级换代基本完成,汽车、家用电器等消费热点慢慢归于平淡。其中,2016年全市限额以上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增长18.1%,较上年下降10.7个百分点。传统消费热点减弱,新的消费热点尚需一定的培育周期,消费品市场回归平稳增长态势。

  2.传统投资领域增长空间有限。从总体看,全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增速已从2010年的36.3%回落到2016年的13.8%;从行业看,采矿业、制造业、房地产业等占比较大的传统领域投资增长空间逐步收窄。当前衡阳传统重化工业和部分装备工业产能过剩情况依然比较严重,在过剩产能没有基本出清之前,采矿业、制造业投资增速仍会持续下。而全市房地产目前去库存任务依然较重,房地产投资增量已经有限。因此,未来一段时间衡阳投资仍将处于一个筑底区间。

  3.传统外需增长压力加大。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增长潜力明显下降,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外部需求持续萎缩。而近两年来,外部需求回升的基础还不稳固,新一轮产业竞争更加激烈,贸易摩擦的影响进一步凸显。2016年,全市海关货物进出口总额增长-9.2%,较上年下降17.1个百分点;出口总额增长-14.6%,较上年下降19个百分点。

  二、衡阳新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的现状与成效

  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当前中国发展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发展“新经济”是要培育和发展经济新动能,促进经济转型升级。过去一年,衡阳在培育新动能、发展新经济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主要体现在:

  (一)农业现代化稳步推进

  一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规模不断扩大。2016年,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4217家,比上年增加790家;家庭农场2910家,比上年增加1293家。二是土地流转规模持续增大。2016年,全市农村土地流转达523.56万亩,其中耕地278.8万亩,同比增长7.2%,耕地流转率55.89%。三是标准化规模养殖不断增加。2016年,全市已创建创国家级畜禽标准化示范场22个,省级标准化示范场43个,部级水产健康养殖场31个。四是特色产业培育进一步提速。南方草地项目、基础母牛扩繁项目有效实施,涌现出了耒阳兴隆、湖南东升等一大批牛羊养殖场示范(场)户,以常宁、耒阳、衡南、祁东等地的草食动物发展优势产区和示范区已初步形成。五是农村电子商务方兴未艾。目前全市有100多家农业企业搭建电子商务平台,有6家被认定为全省电子商务示范企业,祁东县、衡阳县、衡南县与阿里巴巴集团先后签署了“村淘”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有吉、新发、新丰等6家企业被认定为全省首批电子商务企业,祁东县成为全省电子商务示范县。

  (二)科技成果产业化效果明显

  一是“双高”产业发展良好。2016年,全市高技术产业和高加工度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9.3%、7.2%,比规模工业增速快12.4个和0.3个百分点;占全部规模工业的比重分别为9.7%和38.7%,同比提高 1.5个和0.1个百分点。二是高新技术产业増势较好。2016年,全市高新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380.73亿元,增长17%,占GDP比重达到13.3%,同比提高1个百分点。高技术服务业、电子信息技术、生物与新医药技术等领域产品增加值分别增长36.3%、30.2%和 21.8%。三是工业新兴产品较快发展。在规模工业主要产品产量中,新兴产品产量不断增加,电子书、智能家居产量均实现较大程度增长。

  (三)新业态新模式茁壮成长

  一是现代服务业发展势头良好。2016年,全市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增长125.4%,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55.5 %,商务服务业增长37.4%,研究和试验发展增长66.7 %,远远快于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增速。二是“互联网+”行动计划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线上线下加快融合,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等新模式不断涌现,网上订餐、共享单车、网络约车等新兴业态发展如火如荼。三是互联网经济发展带动快递业不断壮大。据初步统计,目前全市共有快递许可企业44家,共建立分公司10个,登记分拨中心6个。2016年,全市快递企业完成快递业务量2517.19万件,增长196.6%;实现快递业务收入2.68亿元,增长157.9%。

  (四)“双创”活力加速释放

  一是“双创”环境日益优化。为顺应“双创”新趋势,建立健全“双创”新机制,2016年衡阳市出台了《关于促进创新创业带动就业工作的实施意见》,实施“雁归兴衡”计划促农民工返乡创业。新增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家,省级重点实验室2家,衡阳中关村金种子创业谷投入试运营。二是市场主体规模不断扩大。2016年,全市新增市场主体35206户,同比增长20%,其中新设立企业5164户,增长15.4%。三是创新能力显著增强。2016年,全市荣获省级专利奖二等奖2项、三等奖6项。全市发明申请专利1478件,发明专利授权259件,增长21.6%。高新技术企业有效发明专利拥有数同比增长40.8%。

  三、衡阳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存在的一些问题与不足

  (一)现代农业发展依旧困难。一是农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农产品精深加工能力弱,产业链条短,附加值偏低,在全国、全省叫得响的名牌产品不多。二是产业融合机制不健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仍处于初级阶段,新型经营主体带动作用未能充分发挥,新型职业农民相对匮乏,农业产业化利益联接机制不健全。三是农民组织化水平不高。适度规模经营发展滞后,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发展缓慢。一家一户分散的生产经营方式仍是主体,与集约化、标准化、产业化生产的要求极不适应。

  (二)产业转型步伐较慢。一是高技术产业占比低。2016年衡阳市高技术产业增加值总量占衡阳市规模工业比重9.7%,低于全省平均水平(11.2%)1.5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对规模工业的贡献率为22.9%,比上年低了4.6个百分点。二是新兴产业、新动能行业拉动力弱。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电力装备产业、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新兴产业虽保持明显增长但体量较小;机器人产业、装备式住宅产业、新能源汽车等新动能行业培育尚未成熟,对衡阳市工业经济增长未起到明显的支撑作用。三是新兴产品亟待加强和突破。高附加值、技术先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仍比较薄弱。除特高压输变电产品在全省有一席之地,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的各类产品优势仍并不明显,智能制造如工业机器人、3D打印、无人机、北斗导航应用、新能源汽车等亟待突破。

  (三)电子商务发展滞后。一是电子商务发展规模和层次较低。目前,衡阳几乎没有一家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的提供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企业,大多电子商品均在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第三方交易平台进行交易。二是特色产品知名度不高。基于衡阳本土的电子商务网站很少,而且网站规模小,知晓率低,信息量少,参与人数也不多,特色产品知名度不高,缺乏有较大影响力的产品品牌。三是相关支撑服务体系发展相对落后。电子商务基础设施、物流配送等发展较慢,外包服务及面向行业、区域、企业、消费者的第三方交易及相关增值服务能力和水平还不能满足电子商务发展的需要,制约电子商务的发展。

  四、对衡阳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几点建议

  当前,衡阳经济要“爬坡过坎”,亟须提高经济发展新旧动能的切换效率,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经济转型的结构性矛盾,以创新为主渠道,加快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

  (一)加快推动创新驱动发展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一是强化创新人才支撑。完善人才培养、引进、使用等机制,坚持以市场机制集聚人才,以优越待遇激励人才,以新型载体培育人才,以优质服务留住人才,以开放视野广纳人才。二是切实加大创新投入。2016年衡阳R&D经费内部支出占GDP的比重仅1.0%,低于全省平均水平(1.4%)0.4个百分点,表明目前衡阳在创新方面的投入还远远不够。要切实加大创新和科教领域的投入,同时要加快金融、财税、激励机制等方面的创新,引导更多社会资源进入创新领域。三是切实增强创新实力。加强产业谋划,围绕重点产业布局一批新项目、攻克一批新技术、建设一批新平台、发展一批新业态、推广一批新模式。同时要着力强化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增强企业创新意愿,推动衡阳制造向衡阳创造转变、衡阳产品向衡阳品牌转变。四是切实优化创新环境。要用好市场机制,注重改进政府管理和服务方式,强化服务功能。要强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维护好市场公平。同时要建立健全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容错纠错机制,努力营造敢为人先、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

  (二)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能为新兴动力成长腾出空间,也能让传统动力得到优化提升。为此要按照中央要求部署扎实做好“三去一降一补”工作。一是要大力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任务。要通过去产能工作,积极稳妥地调整过剩产能,优化要素资源组合,有效改造提升传统优势产业素质。通过去库存工作,将房地产消化库存与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新型城镇化进程紧密结合起来,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通过去杠杆工作,处理好与过剩产能调整等相关的债务问题,化解金融风险。通过降成本工作,努力改善企业转型调整的环境,促进转型调整顺利进行。通过补短板工作,加快县域经济、工业经济、旅游经济发展。二是要大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农业大市,衡阳更要牢牢把握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各项要求,推动由农业大市向农业强市转变。要以“十百千万”工程为抓手,进一步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要加快推进农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积极发展农村电商、休闲农业、乡村旅游以及现代农业加工等产业。要加快农村“三权”分置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农村金融改革等农业领域重点改革,激发农村发展活力。

  (三)积极挖掘内需潜在动力

  当前衡阳投资和消费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仍有不小的潜力可供挖掘释放。2016年衡阳城镇化率为51.07%,低于全省平均水平(52.75%)1.68个百分点。新型城镇化特别是人的城镇化发展空间依然巨大。同时,网络消费,教育、文化、旅游、休闲、保健、养老等服务性消费逐渐成为新的热点,升级类消费依然看好可期。为此要积极挖掘释放衡阳内需的潜在动力。一是保持投资稳定增长。要继续统筹规划、引进、储备和建设一批对全市产业结构调整具有高效带动作用的重大产业项目,要加快重大项目特别是重大工业项目进程,争取早投产早达产,早实现新增产能。二是增强民间投资活力。2016年全市民间投资同比下降2.4%,与上年相比降低了26.6个百分点,表明衡阳民间投资活力明显不足。积极落实促进民间投资的有关政策,以放管服为重点,加快改革,优化环境,破除制约民间投资增长制度的限制,打破弹簧门、玻璃门,积极开拓探索PPP等渠道,动员民间资本参与基础设施项目,让民间资本进得来,留得住,有发展。三是加快城镇化建设。要以衡阳定位为“湘南地区中心城市”,以及“西南云大”城镇群成功获批全省首批城镇群产城融合综合试点(全省共4家)为契机,抢抓政策机遇,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形成多点支撑、多极带动、各具特色、竞相发展的区域经济新格局。四是提升居民消费活力。坚持推进分配制度改革,切实提升居民收入。加快电子商务、物联网等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建设一批商品销售类、消费服务类和跨境贸易类电子商务平台,促进线上消费。大力构建诚信、优质的消费环境,完善监管体系和相关法律法规。

  (四)加快释放改革开放新红利

  改革是发展的“最大红利”,也是“最大动能”。一是要进一步推动政府简政放权。要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进一步理顺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由“强势政府”向“有为政府”转变,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来激发市场活力,激活“双创”动力,释放更多制度红利。二是要统筹推进各项重点改革。市委已下发了《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2017年工作要点》,明确了今年的9大类29项改革要点。各级各有关部门要认真对照责任分工,主动对接工作,突出抓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国企国资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等重点改革任务。各改革专项小组要发挥好统筹协调作用,确保各项任务稳步推进。三是全面对接和融入国家区域发展战略。要在严格执行国家有关产业政策的基础上,结合全省、全市产业布局,制定出衡阳的承接“一带一路”省市产业转移指导目录,不断扩大装备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提升出口产品的质量和档次。

[供稿:衡阳市统计局  李  芝]
[审核:徐  林]
[责编:钟军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