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 激活湖南农业发展新动力

决策咨询44期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24

打印本页

0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强调,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点,要构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举措,是推动农业增效、农村繁荣、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本调研报告选择以“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研究”作为研究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湖南农村发展状况的切入点,通过开展实地专题调研、模型建立及数据分析,结合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深入剖析了作为农业大省的湖南在过去几年积极探索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方式及存在的问题,探究了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激活农业发展新动力的途径。

  一、湖南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现状

  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是指以农业为依托,通过产业整合、技术渗透、制度创新等方式,运用资本和技术等要素进行跨界配置,使农业在生产、农产品加工环节与产品销售、餐饮、休闲旅游等其他服务业联动发展的产业模式。从生产过程角度划分,以农业生产为中心,主要包括产前、产中和产后的各种产业,产前产业如有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肥料制造、农药制造等;产中产业如有农业科学技术的推广、机耕机插等农林牧渔服务业;产后产业如有农副食品加工业、销售等。

  (一)相关产业发展现状

  1、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近年来,湖南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以需求为引领,大力开展科技创新,突破技术瓶颈,在农机“智造”上下功夫, 生产出大批适用于丘陵山区复杂地形的先进农业机械,为湖南乃至南方省份的农业生产发挥了积极作用。2017年,全省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129.99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195.8%。

  2、肥料制造业和农药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中有肥料制造和农药制造与农业生产直接相关。2017年,全省农用化肥施用量827.56万吨,相关的肥料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145.16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17.4%。2017年,全省农药施用量11.60万吨,相关的农药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90.08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37.0%。

  3、农林牧渔服务业。农林牧渔服务业是对农、林、牧、渔业生产活动进行的各种支持性服务活动,包括种子种苗培育、灌溉、农产品初加工等,是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农业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2017年,湖南农林牧渔服务业产值382.68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125.6%;占农业产值的比重逐年增长,2017年比重为6.1%,比2010年提高了1.6个百分点。

  4、农产品加工业。近年来,湖南依托农业大省资源优势,大力实施“百企”“百强”工程,着力振兴农产品加工业。2017年,湖南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达4500家,其中省级以上龙头企业649家,农产品加工业完成销售收入1.5万亿元,跻身全国七强,是全省两大“万亿”产业之一,粮食、畜禽、棉麻、竹木成为千亿产业,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原值之比达到2.3:1(2007年比值仅为0.64∶1)。湖南省农产品加工业获得中国驰名商标总量176件,获得中国地理标志认证产品总量102个。

  (二) 发展模式

  从农业产业角度来分析融合发展模式,湖南省的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模式大体可分为产业内部整合型融合、产业链延伸型融合、功能拓展型融合、技术渗透型融合。形式虽然不同,但是最后的落脚点相似,即通过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破解农村产业分立发展的格局,实现农村产业新形态形成、农业多种功能拓展,实现农民收入增长、农业经济效益提高。

  1、农业内部产业整合型融合。比如种植与养殖相结合,一亩地既种植水稻又养殖水产,形成立体农业。调研走访的益阳南县推广“稻虾共生”种养模式,发展小龙虾养殖合作社32家,连接农户2.58万户,养殖面积发展到40万亩,农民收入由原来每亩不到1000元增加到每亩3800—7000元,极大地提高了种粮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2、农业产业链延伸型融合。以农业为中心向前后产业延伸,将种子、农药、肥料供应与农业生产连接起来,或将农产品加工、销售与农产品生产连接起来,或者组建农业产供销一条龙生产服务。南县顺祥食品有限公司打造水产品加工全产业链,建立了水产养殖、食品加工、冷冻储藏、生物制药、国际贸易、科研开发一条龙产业体系,拥有小龙虾、淡水鱼、鱼鳖、蔬菜、饲料等加工生产线,冷藏容量2万吨、日速冻能力180吨,基本实现了水产品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3、功能拓展型融合。如休闲农业,主要是利用农业生态资源、农事活动、农产品加工、农家餐饮居屋和农村乡土文化等,开展休闲旅游和体验教育,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有机融合。大势所趋,顺势而为,湖南近年来大力开展休闲农业示范创建行动,引导经营主体向“三产融合”、“三向融合”发展,创新生成众多新业态新产品,丰富了乡村休闲市场。2017年湖南省级以上星级农庄达1078家,休闲农业实现经营收入400亿元。长沙是湖南积极探索旅游业领域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领头羊和示范者。浏阳市古港镇松山屋场发展生态农业、观光农业,开发了稻田体验、科普公园等旅游项目,2017年吸引游客16万人次,乡村旅游收入突破1000万元。古港镇还重点扶植了黑山羊等特色商品开发,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物流等产业链条,走出了一条“美丽乡村+特色产业+乡村旅游”的融合发展之路。

  4、技术渗透型融合。互联网对农业的渗透,大大缩短了供求双方之间的距离,减少了农产品从农田到餐桌的销售环节,传统农业的痛点以及“三农”问题有望借助互联网找到出路。湖南已在阿里、京东和苏宁三大电商平台上开通了省级农产品特色馆(扶贫馆),并开设了13个市州、20个县市的网上特色馆、扶贫馆,为炎陵黄桃、湖南冰糖橙、江华瑶山雪梨、湘西猕猴桃等一大批优质特色农产品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开辟了从田间到消费者的“绿色通道”。2017年,全省农村电子商务(含县域电子商务和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额约1800亿元,其中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上行)101亿元。根据《阿里农产品电子商务白皮书》报告,湖南农产品网络销售额在全国排名第12位。2017年“双十一”,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县3个县进入全国销售前百强,平江县、新化县进入全国贫困县销售前十强,分列第3和第7。

  二、基于灰色关联分析方法的湖南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度测评

  本文采用经典的灰色关联分析方法来测度湖南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度。首先确定农业及其相关产业,根据前文的分析结果和统计数据的可获取性,建立以下产业体系:

表1  一二三产业融合度测评产业体系

农业(一产业)

种植业、林业、畜牧业和渔业

服务业

农林牧渔服务业

 

 

工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

食品制造业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

  然后,根据专家的意见、感应度系数和影响力系数以及系统分析人员的经验,经过反复研究后确定判断矩阵依次为下面的两个表:

表2  农业、服务业和工业的判断矩阵

产业

农业

服务业

工业

农业

1

2

2

服务业

1/2

1

1

工业

1/2

1

1

表3  工业产业的判断矩阵

产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

食品制造业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

1

1

2

2

食品制造业

1

1

1

1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1/2

1

1

1

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

1/2

1

1

1

  根据和积法可计算得到各产业的权重如表所示:

表4  各产业权重

指标

权重向量

CI

RI

CR

一致性

农业、服务业和工业

(0.5,0.25,0.25)

0

0.58

0

良好

工业各业

(0.35,0.25,0.2,0.2)

0.0049

0.9

0.05

良好

  以2008年至2017年湖南一产业增加值为参考序列,相关的二三产业(农林牧渔业服务业增加值、农副食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食品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为比较序列,搜集整理了湖南省近10年的相关数据以作灰色关联度分析,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5  灰色关联度分析结果表

年份

农林牧渔服务业

农副食品加工业

食品制造业

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

农林牧渔专用机械制造业

关联系数

权重

0.50

0.18

0.13

0.10

0.10

2008

0.43

0.43

0.44

0.47

0.35

0.43

2009

0.76

0.55

0.55

0.59

0.41

0.65

2010

0.75

0.61

0.58

0.73

0.44

0.67

2011

0.63

0.81

0.69

0.92

0.62

0.70

2012

0.74

0.83

0.71

0.90

0.91

0.79

2013

1.00

0.89

0.84

0.63

0.62

0.89

2014

0.49

0.68

0.61

0.56

0.55

0.55

2015

0.78

0.61

0.60

0.66

0.42

0.68

2016

0.62

0.54

0.48

0.75

0.34

0.58

2017

0.49

0.47

0.48

0.93

0.77

0.56

  2008年至2013年,灰色关联系数呈上升趋势,而在2014年后,关联系数又呈现下降趋势,这说明湖南省一二三产业融合度经历一段时间上升之后又有所下降,2017年关联度仅为0.56。究其原因,可知:

  第一,湖南肥料制造及农药制造、农副产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等工业规模较小,农产品精深加工程度低,产品附加值不高,纵向产业链条延伸不够长,先进科技要素间的横向渗透不够强,从而限制了一二三产业融合,没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第六产业=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效益。

  第二,农林牧渔服务业没有得到长足发展,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以及交通运输、仓储业为代表的服务业在产业链中的作用还有待发挥。以休闲农业为例,湖南休闲农业仍然是单打独斗的局面占多数,联动效应较差,融合效应较弱,既缺少如浙江“莫干山”一般的大品牌,也少有“抱团取暖、聚集发展”的产业集聚区,对省外客源吸引力较弱。此外,当前休闲农业行业低端供给供过于求而高端供给供不应求,难以满足游客对品质休闲的需求。

  第三,农业产业体系不健全。农业龙头企业普遍是小企业,经营规模不大、经济实力弱、融资难度大、启动资金缺乏,制约其进一步发展;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发展滞后,二三产业的配套支撑不足。硬件上,农村水、电、路、通讯网络落后,乡村道路大多狭窄,经营者需要投资建设变电站、修路,大多数的经营者缺乏投资能力与积极性。这些因素可能导致了近年来湖南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程度的下降。

  三、政策建议

  (一)优化产业政策环境,完善服务体系。积极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重点推动土地三权分立和集体资产权利改革。完善用地政策,随着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车间与田间、加工与物流将更多地紧密相连,必须有配套政策予以保障。继续完善和落实相关财税金融政策,优化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的金融环境。出台财政支持政策,设立财政专项,建立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基金。一是明确支持主体、支持重点、支持内容和支持方式,对产业链条长、一二三产业融合程度深、带动农民就业增收作用显著的龙头企业或合作社给予财政补助或基金支持。二是不断增加对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方面的投入,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将龙头企业和合作社的种植养殖纳入保险范围,提供农业保险保障程度。三是积极开展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加大对乡村振兴中长期信贷支持。完善村镇银行准入条件,拓展商业银行对农村信贷业务范围,支持新型农村金融合作组织健康发展,实现在资本资金方面全力协助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二)推进农产品精深加工,拓展产业链条。当前,湖南农产品综合加工能力依旧较低,精深加工工艺水平有待提高,农业产业链仍存在巨大的深化空间。一方面,要加大龙头企业科研投入,提高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加快构建以龙头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完善科研应用平台和市场化推广机制,大力提升龙头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加强新技术、新产品开发,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提高原料利用率和加工增值率,延长加工环节产业链条,逐步发展成为有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能力强的现代企业。另一方面,以优势产业为基础,以优势企业为主体,以农产品加工转化为重点,依托现有农产品加工物流园区,大力发展农产品产地精深加工,立足“鱼米之乡”资源禀赋,坚持“一县一特”,打造粮食、蔬菜、油料、茶叶、竹木等特色优势产业链,推进产业集群和龙头企业集群发展,形成一批具有引领农业产业化创新提升作用的农业产业化示范区。

  (三)积极发展现代休闲旅游农业示范建设工程,拓展农业功能。湖南的农村与农业旅游资源丰富,产业特色鲜明,民俗文化丰厚,休闲旅游农业已成为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改善农村生态环境、促进农民就业增收、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的重要渠道。加强统筹规划,合理布局,推进农业与旅游、教育、文化、健康养老等产业深度融合,拓展农业多种功能。打造一批知名休闲农庄、特色旅游村镇、星级乡村旅游区(点)和精品线路。加强农村传统文化保护,合理开发农业文化遗产,推动形成红色旅游、民族风情、休闲度假、科普教育等系列主题旅游产品。将养老元素融入农业生态和休闲观光等产业链条,推进健康养老与农业产业共同发展。完善休闲旅游农业创业和服务体系:制定休闲旅游农业相关行业管理规范,完善行业标准与运行规则,规范经营服务场地、从业资格、经营服务设施、环境保护、服务质量、经营项目等方面的具体标准和要求。加强行业协会、信息和服务、管理和从业人员技能培训、产业规划、招商引资、整体宣传推介等服务体系建设。

承办:农经队
执笔:高勇  张纯钢  刘杰  刘洋  陈晗文  易贝
核稿:徐    林
责编:钟军德